layton luo

/羅 嘉祥
羅 嘉祥

About 羅 嘉祥

人稱「會移動的 BIM 圖書館」就是我啦。

【資訊分享】麥肯錫:想像營建產業資訊化的未來(上)

去年中(2016.6),麥肯錫國際研究院發佈文章《想像營建產業資訊化的未來》(Imagining construction's digital future),認為建築業需要變革,並認為瓦解的時間已經來到。 本文談到目前大型工程的進度落後與不斷追加的情況,營建產業生產持續地在下降,相關企業的獲利持續下滑,這在台灣也是正在上演中,特殊的造型、複雜的介面、新的工法等還有最低標與不斷壓縮的作業時程等,這幾年來從高雄世運主場館、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台中歌劇院到台北藝術中心,指標的公共工程承包商輕則虧損幾億脫身,重則公司倒閉清算,可見傳統的營造模式已經面臨很大的挑戰而需要創新與變革。 目前的建築業面臨著崩解的危機,各種大型專案進度延遲 20% 以上,專案追加更是達到 80% 以上(見圖1所示),自 20 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建築業實質生產效率下探(見圖2所示),承包商的利潤一直偏低且不穩定。 圖1 專案超投資和進度情況 圖2 建築業生產效率變化(德國和英國) 然而,建築行業在應用技術和管理創新上一向十分緩慢,此外也持續挑戰著這產業的基礎。例如,專案策劃過程中現場和設計工作協同程度不夠,常常紙上談兵。承包商沒有被激勵進行風險分擔和創新,績效管理不合適,供應鏈實踐也不精細,產業不歡迎新的數位技術,即使是長期回報顯著也不願意投資見圖3)。研發費用投入大大低於其他行業,僅僅投入不足收入的1%,而汽車和航空領域則為 3.5% 到 4.5%。資訊技術的投資也相同,即使資訊為了這個產業開發了很多的軟體解決方案,但此項的支出依舊佔不到營建收入的 1%。 圖3 建築業及其他行業的資訊應用對比 隨著專案的複雜性和規模日益提高,這一問題更富挑戰性。環境敏感性需求的提高意味著傳統模式必須變革,富有經驗的勞工和管理人員的短缺會更加惡化,這些都是很嚴重的問題,應此必須採用新的思維方式和工作方式。傳統的觀點認為,建築業必須採用漸進式改進,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很多人認為項目具有一次性,不可能大規模採用新理念,擁抱新技術不切實際。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估計到 2030 年將有 57 萬億美金投資在基礎設施上,以跟上全球GDP的成長,這會大規模刺激一些公司投入新的技術和改進工作流程來提高生產效率和專案交付。在此報告中,我們認為在接下來的 5 年中,有 5 種方式可以改變建築業。 (未完待續...)   引用連結 | Imagining construction's digital future 編譯整理 |

By | 一月 28th, 2017|資訊分享|0 條評論

【資訊分享】BIM 也救不了你,除非你確實了解你的工作是什麼?

在 BIM 的研討會上,常常見到大家討論,我們最近又用了啥新軟體,它可以怎樣怎樣,但是內行人都知道,新的工具必然帶來新的運用卻不一定帶來生產力,甚至導致重工而效率低落的情況也屢見不鮮,所以 BIM(軟體)的運用還是回歸到工作目標導向,如何與原本工作流程、組織整合使其相輔相成,簡而言之問題本身不在於軟體的使用而是在工作的流程與管理方式上。 一個更好的方式是,在工具本身之外,首先找到一套方法。當你有了好的作業模式後,如何運用工具,以及對於工具有什麼要求,就顯而易見了。最近大熱的 BIM 技術,也許並不能成為挽救事務所或營造廠資金和時間的那根救命稻草。     毋庸置疑的,BIM 不是救世主 也許有公司認為,會有一種神奇的軟體,如果用了它,就能為整個業務帶來質的飛躍。而且現實中,也有很多軟體廠商敢做出這樣的承諾。 但是,完整的故事其實並非如此。 生產能力專家和公司培訓師 Maura Thomas 在《哈佛商業評論》上說,技術只能強化一個現有的「工作管理流程」。請注意,這個「工作管理流程」是已經存在的。換言之,你可以砸錢買最貴的軟體,但是如果你沒有一個已經制定好的正確的工作流程供這項新技術來施展拳腳,那麼,技術也無能為力,或者,作用是非常有限。 Thomas 在《哈佛商業評論》如是說:「生產力,同樣,也是技能和工具的結合體,無論對於組織還是個人,都是如此。無論公司為員工購入了怎樣的軟體、App 和小配件,這些工具都無法讓員工有更高的產出,除非他們同時也被授以了一套可靠的作業模式,並以此來運用這些工具。」   軟體是軟體而非解決方案 很多公司以為只要有了新軟體就萬事大吉,但是卻不清楚,他們真正想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他們買來熱門的軟體來著手解決棘手的問題,結果往往反而產生了更多棘手的工作,這是把新技術強行加到現有工作流程的結果。 近期有一家大型地產公司就出現了類似的問題。他們 80% 的時間用在了找資訊和做財務簡報上,而只花 20% 的時間基於財務報告制定決策。 這個比例應該顛倒過來。花更少的時間找正確的報告資料,然後更多的時間用來分析資料並做出正確的決定。如果這家公司只是買了一些軟體,結果還會是一樣。   為何使用新軟體沒有產生效果? 因為經由我們諮詢並發現問題所在,他們的財務資料分散於多個伺服器上的數百個資料夾裡。所以我們解決方案是創建一個專屬的介面方便他們建置資料,並為數據建置管理訂定工作流程與結構,而此產生巨大差異。 Thomas 說:「一個更好的方式是,在工具本身之外,首先找到一套方法。當你有了作業模式後,如何運用工具,以及對於工具有什麼要求,就顯而易見了。」     引用連結 | BIM Won’t Save You, Unless You Address How You Work 編譯整理 |

By | 十二月 6th, 2016|資訊分享|1 條評論

【原創文章】顧問不說的秘密,企業 BIM 導入難,不難?(下)

在上篇文章當中,我們談到 BIM 顧問導入工作前期業主溝通及初步規劃等工作心得,本文繼續討論後續實質導入面臨到的情況與目前幾個導入案例的心得。   一、導入的工作概述  就像上篇談到的,導入不等於軟體教學,當然軟體教學是其中重要一環,但是更重要的是導入的計畫的擬定,有些客戶是專案目標導向,那就有專案的目標與期程需要去達成,目前大型工程案業主在各階段 BIM 運用項目都有明確的需求,不像過往只繳交一個 BIM 模型與干涉報告等就可以完成交付;舉凡能源分析、數量計算、圖面產出等需越來越常見,而規範也日益嚴謹;這大概就是導入的第一場考試。 圖一:合約 BIM 運用項目日益增加且明確     ● 除了導入的目標規劃外,企業究竟怎樣看待日後內部的 BIM 作業及要擴及的範圍也是影響到入規劃的重點,不論企業怎樣看待 BIM 技術,作業模式上不外乎下面三種模式: 1. 以 BIM 取代全部 CAD 作業與產出 2. BIM 與 CAD 作業雙軌並行,依據專案條件選用作業模式 3. CAD 為主力,如有合約需求才使用 BIM 而要做到第 1 點,以 BIM 取代全部 CAD 的作業困難度相當高,這邊不單單是使用工具的轉移而已,包含相關的複委託如結構機電,或者是所內其他的工作,如細裝、景觀、估價等都會受到使用工具轉換的影響,所以連帶著各自作業的流程及產出也會有變動,這也是目前很多事務所在導入 BIM 的困境之一,因為不易找到使用 BIM 做設計的複委託,所以只能在所內作業或發給 BIM 顧問團隊擇一。 圖二:BIM 作業不是單一軟體的事情,而是涉及整體流程轉換     ● 把目標、流程等釐清之後之後。接著就是導入階段工作項目的訂定。工作大致上有下列幾項: 1. BIM 教育訓練(執行者與管理者課程):教育訓練除了一般的軟體操作外,也有針對專案執行或管理的課程如 BIM 的監造實務與 BIM 理論與管理等課程。就好比過去有人畫圖有人看圖或 QC 一樣,需依團隊分工來規劃差異課程。 2. 作業標準化訂定:容易被忽略的一環,或者業主覺得自理就可,但實際上要考慮的細節卻很多,因為工具的轉移,會有很多設定與操作的差異,這邊需要對專業作業流程與 BIM 都有一定的熟悉度才能作的好,因為兩種系統的概念不同,轉移標準是對顧問功力的一個考驗。 3. 專用元件與樣板檔設定:容易被忽略的一環,或者業主覺得自理就可,但實際上要考慮的細節卻很多,因為工具的轉移,會有很多設定與操作的差異,這邊需要對專業作業流程與 BIM 都有一定的熟悉度才能作的好,因為兩種系統的概念不同,轉移標準是對顧問功力的一個考驗。 4. 實案導入 & 顧問諮詢:以上幾項工作開始後,其實就可以上線作業了,但在過往的經驗中,往往第一個案子,執行者會有 CAD 流程的迷失或者是不知道怎樣開始,便慢無目標的建模,這時候我們都會拉回到目標導向,一步一步帶著執行。 圖二:BIM 作業需要設定客制化樣版才能貼近傳統圖面產出   以上就是就是企業導入 BIM 常見的工作項目。不同案子獲預算會有工作量的差異,但在如果只做軟體導入沒有其他配套,後來問題都不少。     二、導入作業中的常見問題 1. 標準化的建立與轉化:標準化建立部分一個困難點在於 BIM 軟體與 CAD 軟體的不同,所以部分的設定或者是標示、圖例之比例或位置,不像 CAD 環境下那樣自由,所已有很多的設定要轉化,這邊往往會跟傳統的製圖概念或美學上的要求有落差,需要反覆調整與溝通。 2. 導入與實戰的時間差:有遇到過客戶整個流程完成後,要使用 BIM 專案還沒開始,等到幾個月後開始時,操作者又忘光了;也有客戶很晚才來找我們,專案已經開始才導入,很多時候都在追趕專案進度而影響到導入的成效。當然專案的進度沒辦法調整,能做的就是調節整個導入的節奏使成效最大化。 3. 執行者心態與習慣的轉換:因為 BIM 是要模型建完才有開始一口氣標註與產出,所以不像 CAD 那樣畫了一張就算一張,還是蠻多人習慣 CAD 的方式因為覺得比較踏實,或者是以 CAD 的操作方式來看待 BIM,覺得處處綁手綁腳,這邊其實是 BIM 導入蠻常見也蠻容易產生挫折的地方,只能說顧問有一個好的案例使他們理解最終的產出與效果是比較有說服力的。   總結來說 BIM 導入不是一次到定位,必須聽見客戶內部的聲音,有些互動,配合客戶的條件與回饋去修正,達成導入的目標與解決問題;另外就是解決專案執行中的疑難雜症與充當救火隊等。     三、企業導入之後的課題 ● 不同型態專案執行方式 案子類型如公共,廠房或私人案等有不同的流程或作業需求,因為初步的導入都是通例為主,所以後續個案需要個別調整,或藉助顧問經驗給予方向。 ● 如何提升 BIM 作業效率 就像 CAD 作業有些 LISP 輔助作業樣樣,BIM 其實有更多的外掛可以開發,例如表單的產出,數量或者計算式等,這些工作都可以藉由程式的輔助而降低專案人月。 ● 產出更多的價值 在執行 BIM 作業一段時間後,會開始思考把產出極大化,就是找出更多的 BIM 價值,4D、5D 或 6D 等。 ● 專案風險評估 因為目前工程合約中 BIM 的運用越見多樣化,非專業者很難看出執行上的風險與契約的陷阱等,這邊顧問可以提供諮詢的服務協助降低風險等。 ● 非常態的技術工作是否要自辦 這部分其實要看企業自身的考量,例如幾何有理化分析、綠能分析、甚至是 VR 或者與其他系統整合等是否需要自辦,或尋求外援較有利。 圖四:BIM 有些運用或生產力提升需要靠程式開發達成     四、總結 在賓大 BIM Project Execution Planning Guide 中有規範出各階段 BIM 的運用,其實 BIM 能做哪些事情目前已經不是問題了,問題是站在各企業的角度來看,投入哪些BIM的運用才有價值;導入 BIM 其實就是生產線的轉移,只是怎樣轉移最順暢且具有生產力。 總結是下面兩句: ● 了解 BIM 能做什麼不難,難的是了解做哪些對企業最有價值 ● 導入 BIM 這件事情不難,難的是怎樣減少虛工而產生生產力

By | 十月 12th, 2016|Tech|1 條評論

【資訊分享】請別再做「假 BIM」了!

關於假 BIM 之前香港建築資訊類比學會副主席馮樹堅是這樣說的:「三維模 - 非 BIM 也。CG (Computer Graphic) - 非 BIM 也。 有其型而沒其神 - 非 BIM 也。有型,有量,能碰;乃半 BIM 矣。有型,有神,有務,乃真 BIM 也。」 在我們顧問服務中也會遇到客戶詢問相關的問題:「我們只需要在結案的時候建一個模型交給業主,沒有其他的產出需求…;或者是相關廠商說:「這場我們做後 BIM」,以介面整合與圖說產出的目的看來,做假(後)BIM 除了應付合約之外根本沒有其他意義,反而加重專案成本,業主也覺得 BIM 對專案一點幫助都沒有;產生一個惡性的循環,業主因看不到成效越來越不想花費成本,而執行端又因成本考量便建一個假模型應付業主,沒有一方獲益。     本文原刊載於 http://www.bimireland.ie/,作者是 Ralph Montague,ArcDox BIM 顧問公司合夥人     讓專案的 BIM 執行變得困難又充滿挫敗感的原因之一,就是我稱之為「假 BIM」的存在。「假 BIM」扼殺了使用 BIM 的初衷,且讓業界傳出諸如「BIM 更花錢」或「BIM 很昂貴」以及「BIM 很難用」的風聲。現實中,使用「假 BIM」的人遠比你想像的要多,那些對 BIM 抱持信任的客戶們,則因為辨別不出真偽而無辜地上當。   什麼是「假 BIM」?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需要先解釋一下傳統流程與 BIM 流程間在設計及施工資訊的建立、管理與交換作法的不同。 傳統的作法 設計和施工資訊的傳統交互流程會涉及到「圖說」(Documents)、各自單獨產製的 2D 圖紙、明細表和規範要求等的製作。按照傳統流程,有關建築主體和細部的資訊會多處產出在平面圖、立面圖、剖面、大樣圖與明細表中,以及規範要求的說明中。需要人工檢查這些圖說以確保它們的一致性。而過程中間的變更修改,都必須在這些各自獨立的圖說中進行協調。而此一過程很容易出現人為失誤,在圖說中產生衝突,導致誤解、延遲、變更、成本超支和爭議等問題。各階段之間的資訊傳送通常是紙本,或「圖說」的靜態數位備份檔(如 PDF)。這並非可提取、查詢或編輯的數位化資料,所以專案的其他參與方需要花費時間與成本在各自的系統重建這些資料,而這些恰好是 BIM 能解決的問題。 BIM 的作法 BIM 的做法是建一個數位化虛擬 3D 建築模型,虛擬構件(元件)與真實的構件是相互對應的,相較於上述的傳統作法,你只需在 3D 模型中建立一次建築構件,模型中每個物件,都是一個數位「容器」,包含了關於對應構件的所有資訊。在虛擬 3D 環境中,人們可以環顧四周查看並一目了然要建的建築是什麼,以及各構件的關連性。BIM 軟體甚至能發現物件間的衝突,點擊物件,就能看到所有相關資訊。你也可以查詢或將這些資訊取用於其他工作上,如專案規劃或者工期排程估算(4D BIM)以及成本檢查(5D BIM),詳細的結構性能與、能耗分析(6D BIM)等,或營運管理(7D BIM)。換句話說,只需要建立一次物件,將來就可使多人在多用途上多次的運用。當然,也不要忘了我們要輸出的「圖說」——圖紙和明細表都是從模型中匯出來的「視圖」,而匯出只是出於需要記錄(真正的價值都在模型而非圖檔)。因所有資訊都源於同一個模型資料庫,它們都是自動協調的。如果需要修改,只要在模型中進行一次修正,所有「圖說都會自動更新」,不需要手動各自修正後產出。 對比傳統作法和真 BIM 的作法後,真 BIM 的效率明顯較高,因此也會更加省錢省時。3D 模型對於大家來說都更容易理解,也帶來更好的設計協同,降低了誤解、延遲、變更、成本超支和爭議等問題。 那麼,什麼是「假 BIM」? 現在你已理解了上述二者間的差異,現在讓我解釋一下什麼是「假 BIM」了。出於各種原因(缺乏技術、缺少資源或想要反覆利用傳統資料等),有些公司繼續用傳統模式作業,如果客戶有要求,再給這些作業套上 BIM 外殼。也就是說,他們是在事後才製作 3D 模型,換句話說是在傳統的繪圖、明細表、規格等基礎上再加工產生 BIM 模型。如此一來自然會增加費用、作業時間、挫敗和困難度。因所有圖資的來源都是各自獨立的,要讓所有的資訊都正確的回到模型中有相當的難度,模型本體就有錯誤也就代表未來圖說、數量和模型之間可能會有衝突。然後這些衝突會不斷產生誤解、延遲、變更、成本超支和爭議。因此「這個冒牌的 BIM」無法真正地解決傳統作業模式下的任何問題。 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工作模式,真正的 BIM 不是套在傳統方法之上就能實現的,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這是一種能讓所有人受益無窮的替代方法,但前提是專案所有關係人都用這種方式。不幸的是,一些公司堅持使用「假 BIM」,不給客戶他們真正需要的東西 - 真 BIM,進而扼殺了使用 BIM 的效益。     引用連結 | No More “Pseudo BIM” Please 編譯整理 |

By | 九月 20th, 2016|Tech, 資訊分享|0 條評論

【原創文章】顧問不說的秘密,企業 BIM 導入難,不難?(上)

上半年末某日下午三點,在一個金屬帷幕客戶的會議室裡,我對著客戶的中高階經理人簡報與交流完畢並準備離開時,對面的協理喝了一口水,很靦腆地看著我說了一句:「羅經理,其實我們公司之前也派人去學過 Revit,還去上過兩次,但是回來一段時間後還是畫不出來。」我微笑地回覆:「我來就是想幫您們解決這個問題的。」 幾天之後在另外一個工地辦公室裡面,工地主任、採發跟繪圖主管圍著我討論報價細節,他們邊看著報價邊說,「羅先生,不能再便宜一點嗎,我們自己也有人可以建模,之前的專案碰撞、4D 也都做的嚇嚇叫;怎麼要出個圖就要這樣貴。」我看著他們說:「這個合約工作與驗收機制寫得很清楚,圖要跟模型連動,數量還要跟標單項目比對,還要做到施工變更管理跟竣工,我們要跟著您們跑三年的,這個價格很便宜啦。」 BIM 導入工作需要的專業不止是 BIM,十八般武藝都要精通     問題,發生在導入後 其實從擔任 BIM 顧問之後,遇見這類的場景不是兩三次了,以第一個客戶來說,軟體導入算不算導入呢?當然算,但是企業很難只靠簡單的軟體教學就具備 BIM 的生產力,因為一般建模課程中,帷幕的部分可能只有一個小時,其他的建模指令他們其實用不太到,更重要的曲面帷幕建置與帷幕構件元件開發等,根本沒教,偏偏這又是帷幕建模與運用關鍵所在,所以完全沒有實戰能力也是理所當然的。 帷幕介面整合,這類專業 BIM 建模技術都非一般市面課程可及 第二個客戶的問題是干涉、3D 視覺化與 4D 等是不是 BIM 的運用呢?當然是,但是如果導入幾年後運用的層次還在這上面打轉,其實業界BIM技術跟業主的要求都與日俱增,標單算量、圖說連動、電子審查作業、COBie 與 FM 需求等,如果企業的 BIM 運用水準還在幾年前的程度,其實很難達成目前實務上的要求。 總結來說,兩者的問題都是對導入的認知有誤,認為派人學軟體或者是可以建模做做碰撞就是 BIM,導入後才發現產出無法滿足企業內部或者契約需求。 BIM 的運用需求提升,背後支撐的軟體與專業知識也需提升     導入 BIM,(企業要)做什麼 「導入 BIM 做什麼」是我在導入初期常跟客戶釐清的一句話,也是雙關語,一來代表客戶要思考導入 BIM 要做哪些事情,二來則是在導入 BIM 之前有哪些課題要思考。 在企業導入 BIM 之前有很多功課要做 ・導入 BIM 的動機 動機的部分可以分為剛性需求與柔性需求,一般常遇見的是前者,也就是因為目前公司執行的專案有 BIM 的需求,所以需要產生即戰力;也有遇見客戶是預期市場變化或者是與外國團隊合作頻繁,所以想導入 BIM 技術提升作業能力。 也許有人會想,反正就是導入,剛性柔性有何差異,就顧問的角度而言,剛性的導入有業主專案目標與期程的框架,所以會以專案需求為主要戰略思考重點,以戰代訓;柔性需求的導入則以企業對 BIM 發展的願景為主來考量,需要多跟顧問溝通目前企業內面臨的問題與了解 BIM 能帶來的效益。 ・想透過 BIM 解決哪些問題 這問題其實應該往上追溯到「在企業流程與專案上面臨到哪些問題」,下一層次才是想「透過 BIM 解決哪些問題」,往下還有「這些問題基於 BIM 的解決方案有哪些」與「解決方案是否合乎效益」等等一串問題需要討論的。 BIM 可以處理很多問題,但是依據企業調性判斷該用的方案需要深厚的實務與產業知識 ・導入 BIM 的規模 這就是一般說的專案級導入、部門級導入與企業級導入,導入的規模會影響到方式與項目等。但其實很多時候這只是一個階段的問題,往往都是專案-部門-企業循序漸進不斷深化,而非到一個階段後就不再成長。 ・投入的資源與預期的成效 投入的資源不單單是導入的費用,人員培訓的時間,轉換期間效率的降低,標準化與流程 SOP 討論的人時成本等,也是不可忽視的。成效的部分,我們都知道 BIM 是在全生命週期都有其運用價值,但是除非是開發商,否則少有團隊的 BIM 運用要從建築企劃做到最後的營運管理,所以選擇合適的 BIM 運用價值當作導入的目標是重要的,長期來說甚至應把成果分期來驗收,確認 BIM 導入的成效。     導入 BIM,(顧問要)做什麼 「導入 BIM 要做什麼」這句話對於顧問本身一樣是雙關語,一來是否再三確認客戶導入 BIM 的目標,再者顧問要做些什麼才能達成客戶的目標。 BIM 導入實施規劃與背後需要的知識其實很多,BIM 的導入例如軟體、培訓、SOP 與標準化等好比漂浮在海面上的冰山,底下更有許多看不到的 BIM 專業與營建產業知識來輔助。 BIM 冰山不可見的部分遠超乎想像 ・客戶需求與策略目標所在 重點都是在於如何使客戶導入 BIM 的價值與其作業與產出結合,確認目標與策略能夠對症下藥,這邊的難處在具現化,例如出圖這件事情,哪些圖要從 Model 直出,哪些是到 CAD 去補充,而出圖這件事情背後又涉及到標準化設定,繪圖準則與視圖樣版等等,幫客戶判斷目標之前有多少冰山需要一一擊破,開闢一條可行的道路。 ・目前現有的解決方案與流程 很多 BIM 的運用與產出會跟傳統的作業產出重複,每間公司作業與分工方式不同,所以不了解現行作業流程,直接套用顧問的通用作業流程往往在內部會有很大的阻力與疊床架屋的情況發生,所以理解目前的流程與處理方案去做導入的調整是相當重要的。 ・BIM 執行的流程與作業模式 當我們了解客戶的目標與目前的作業模式後就會依據現有條件去規劃一個新的流程,這流程可能跟組織分工有關,例如競圖、基設階段與細設階段是不同小組完成,數量又是另外一組,那在協同作業與版次上的管理策略為何?原先使用 Rhino 做量體與能源分析,轉換到 BIM 平台來執行是否有更有利。包含各階段圖面產出,預算編列等分工都需要思考基於 BIM 的流程作業。 依據不同的導入目標與條件建立不同期作業流程 ・業主與其他專業協同作業的機制 BIM 的一個特性就是協同作業,換句話說就是團體活動,過往可能事務所內與各顧問各有各的繪圖與分析軟體,反正最後產出 CAD 交換就好,但在 BIM 作業架構之下,中間資料交換的流程與方式,如果沒有規劃好,按著舊的模式走,往往都是冤枉路。 ・怎樣使用 BIM 的成效最佳 總結來說,我們在規劃導入計畫時,最重要的是站在業主的立場去檢視哪些 BIM 的運用最有效益,以此為目標去導入,目標對了就不容易做虛工;如果只是為 BIM 而 BIM 往往看起來做了很多,卻很難在實務上產生價值。 各種 BIM 運用目標,需找出目前有效益的去發展     小結 在早期 BIM 的導入往往被認為是 BIM 軟體的導入,但是實際上軟體只是導入的一環,顧問需站在企業的立場思考 BIM 的定位與價值所在,依據導入相關條件去訂製導入的計畫,而不是以軟體為出發點去強迫組織成員去配合它;而要達到此目的,顧問自身除了要有深厚的 BIM 專業外,營造專案流程、工作產出目標與專案關係等更是基本功,了解企業目前的問題與目標才能踏出成功的第一步。在下篇將會談到導入作業上實際發生的問題與導入後的課題等,還有這兩三年 BIM 企業導入的心得總結,還請各位待下回分曉。

By | 八月 30th, 2016|Tech|0 條評論

【資訊分享】三種開始嘗試運用 BIM 的方式

在我們擔任事務所的 BIM 顧問與導入專案期間,最難決策的便是導入的測試專案選定,其餘工作如作業流程改造、標準化建立與教育訓練等大多可以因時制宜,唯獨測試專案的選定與作業模式是最難的,因為各專案在事務所中的重要性、期程,還有是否適合作為第一個專案,很難客觀的來分析。 除了受到事務所規模、急迫性與導入策略外,案子本身類型也是一個問題點,太複雜的案子可能伴隨著高風險,低難度的好像又騷不到癢處,難易適中的案子不知道哪時出現,而等待也消磨員工的熱血與導入的作業成果。透過專業顧問了解事務所作業流程後,再陪著一起做的方式,大概是風險最低,也是降低導入門檻與減少事務所員工挫折的好方式。這次推薦的文章介紹了三間類型與規模不同的事務所進行 BIM 作業導入時的測試專案選擇與考量點,而這也是我們長期觀察下來,很多事務所在導入 BIM 作業時最常面臨的問題,在此推薦給各位,尤其是計畫導入或正在導入 BIM 的朋友更不容錯過。     如今,BIM(建築資訊模型)正在成為業界標準。施工過程中,專案的利害關係人,從使用 BIM 的建築師與工程師,到政府管理等都可以參與運用。BIM 的確帶來了許多優勢,諸如高效能、協同作業、降低成本、增進溝通效率等。但是,許多尚未採用 BIM 的公司都有同樣的擔憂:如何度過轉型的陣痛。 顯然,擔憂並非毫無根據。作為一種新的作業流程,員工培訓和疑難問題解決是轉換工作流程時無法忽視的一部分。此外,「初期投入成本」也變成許多公司轉換的門檻。因為無法負擔這些時間與金錢,自然不能獲得 BIM 所帶來的優勢。解決問題的關鍵點,顯然在於降低這初期運用或轉型的成本,並且及早展現生產力。方式之一,就是在公司執行一個「測試」專案中轉型,重新組建工作流程並設定標準,然後再將標準化設定導入給之後的專案。 那麼怎樣選擇最好的「測試」專案呢?選擇大型還是小型專案?複雜還是簡單的專案?我們在這裡分享三條從自己「測試」專案得出的公司經驗,每一條都有著鮮明的特點。 黑鑽圖書館 Miller Hull partnership 專案之一 選擇一:謹慎方式 來自倫敦的 David Miller 事務所在 2008 年決定使用 BIM,當時這樣的決策還很少見;大多數採用 BIM 都是大型事務所,但 DMA 只有4名員工。事務所的測試專案是一個小型設計,包含九棟住宅和一樓的店鋪。「這是我們常做的專案類型」,David Miller 如此解釋專案的相似性。DMA 測試專案的選擇是低風險策略。「如果有任何問題,我們隨時都能切換到 2D 環境工作」,Miller 補充到。除此之外,Miller 還推薦通過與已經採用 BIM 作業的團隊合作來提升成功機率,透過與有經驗者的協同作業可以增加工作效率。Miller 解釋道,「這樣可以在一開始就對 BIM 充滿熱情」。事務所還推派了一位幫助同事有效使用 BIM 的「BIM冠軍」。因為事務所規模較小,所有員工都同時在大約 6 天之內完成了培訓。「培訓被分為 40 分鐘的小節,可在不干擾別的專案進行的前提下學習」。 優點: ・採用你最熟悉的專案類型作為測試專案,可以幫助設立一套你最常用的標準 ・如果出現任何意外,可以切換回熟悉的工作流程而順利完成專案 缺點: ・低複雜度的專案可能意味著你並不能完全產生出 BIM 在流程的全部能力,因此需要更多的專案才能完整設立事務所的標準。   選擇二:別想太多,做就對了 Crate & Barrel 是一個傢俱公司,其內部建築工作室自 2006 年起開始運用 BIM 軟體。公司的建設負責人 John Moebes 在講述他們第一次運用 BIM 軟體時說道關於導入的項目是「一座非常複雜的二層樓建物,是一棟擁有多重功能的『建築』帶有遮光板、頂蓬和幕牆的宏偉外觀」。 公司選擇這個專案是「因為它是我們的下一個專案,我們非常渴望對 BIM 進行嘗試。但後來反思時,我們覺得也許從一個更小的專案開始嘗試會更有意義」,Moebes 解釋道。但他同時也補充說:「這就是說,很難找到一個『理想的』實驗專案,而我並不認為因此等待太長時間」。然而,雖然專案的複雜性使轉變過程非常艱難,但 BIM 軟體依然產生了立竿見影的效果,使 Crate & Barrel 公司能夠聚焦於設計品質,這是傳統繪圖無法達到的。「在設計過程中,遮陽板變得極其昂貴」,Moebes 補充道。「BIM 軟體讓工程的價值估算,包括根據變化的分析、視覺化過程變得更簡單。業主可以直觀地看到設計的調整,如變化一件鋼材的尺寸,將如何影響建築的造價」。 優點: ・高複雜度的實驗專案讓公司可以測試BIM軟體的侷限性,並迅速顯示該技術給公司的好處 缺點: ・但是在複雜性較高的專案進行導入測試,大大提升了學習難度,也會增加出錯率 Snoqualmie 圖書館 Miller Hull partnership 專案之一 選擇三:戰略性測試 Miller Hull Partnership 西雅圖事務所的 Ruth Baleiko 認為他們第一次使用 BIM 的專案是「理想的實驗專案」:同一業主的 5 個圖書館,具有非常相似的設計,並力圖節約建設成本。因此這次嘗試「就好像做了五次相同的專案」,為 Miller Hull 事務所提供了大量機會去探索 BIM,尤其是其快速修改設計圖說的能力。 BIM 在這個實驗專案中的運用讓全公司也產生了穩定、持續的轉變。Jay Martin,Miller Hull 事務所的建築師兼專案經理,解釋了共同參與實驗專案的三個建築師如何幫助全公司理解、掌握 BIM 軟體:「進行下一個專案時,他們運用了之前獲得的 BIM 技能與經驗。由此一個有經驗的 BIM 團隊變成了三個。隨後,參與這三個專案的團隊又將 BIM 技能帶入之後的專案。我們的 BIM 運用懂得如何快速並有序的發展」。Martin 對一個成功的實驗專案補充道,它幫助「選擇一個你和你的公司都已掌握的實驗專案,BIM 雖然對複雜專案非常有幫助,但這並不意味著你需要從那些專案著手」。實際上,在 Miller Hull 事務所的經歷中,即使選擇一個不那麼複雜的實驗專案依然可以提供大量機會去熟悉 BIM 和其運用過程。 優點: ・合適的專案,縱使是複雜度較低,仍有大量測試 BIM 的各種可能機會 ・對熟知的某一類型專案進行測試,將有助於為事務所最常遇到的專案類型訂定常態執行標準 缺點: ・「理想的實驗專案」少見而且間隔很長,但是若等待這樣專案的到來,可能反而會耽擱公司作業流程轉型     引用連結 | How to Adopt BIM: 3 Ways to Approach Your Firm’s Pilot Project 編譯整理 |

By | 七月 22nd, 2016|資訊分享|0 條評論

【原創文章】建築人一定要知道的 ─ 執行雙北建照電子審查作業之秘辛分享

文章一開頭先來讓各位看倌們二選一,請問:「教電腦打贏棋王比較難?還是使用雙北建照電子審查系統來完成建照審查,哪個比較難?」 記得今年過完春節不久,最火熱的新聞就是Alpha Go跟李世乭的世紀之戰,然而在那個同時作者手中專案的建照電子審查也是跑得如火如荼,那時候腦海裡就在想這個選擇題,究竟這兩者哪個比較麻煩呢?對比之下正好是兩個極端,並且這兩件事情的基準是完全不能相比的,電腦的量級也差太大,但是可以這樣來看,圍棋雖建立於簡單的規則上,但存在著無窮的變化,因此需要靠電腦精密與複雜的演算,並透過電腦AI自主學習與修正;相較之下,建照電子審查的變化很少,檢測的項目僅有幾十條,但礙於每個案子的特性不同,很難透過通則建立或者AI自主學習的方式完全取代人腦的判斷。因此這個選擇題的答案其實是見仁見智。   公部門需要BIM做甚麼? 在台灣的BIM發展歷史中,營造端是最早也是最積極的使用的一環,可見BIM技術的使用對於營造端來說一定有其助益,而這幾年我們公司的客戶也漸漸從營造端延伸到設計與業主,常聽到業主是BIM技術最大的受益者,這是無庸置疑的,至於事務所根據我們輔導與服務的經驗,在BIM的標準化與作業流程建立之後,接受度也是越來越高;所以可見在整條鏈結上,業主、設計端、施工端都感受到BIM技術帶來的好處,那公部門的態度又是如何呢? 在前五年有一次衛武營的BIM對外簡報中,有一位公部門的長官對於我們簡報中一些算量的部分特別有興趣,在會後Q&A的時段,果不然她提出了下面的問題:「所以BIM可以取代現行審照作業嗎?」我現在已經忘記當初怎樣回答她的了,大概是「在於法規面積跟一些距離淨高相關檢討的部分應可輔助作業,但是其他部份應該很難教由電腦執行」,後來她就有點失望地去參觀工地了。 但也由此可知公部門對於BIM技術的需求所在,還是回歸管理與審查上,首當其衝的就是建照審查,也是這幾年雙北政府積極推廣的業務;所以接著就對於我們團隊今年上半年執行雙北建照電子審查作業的一些經驗與大家分享。   雙北電子審查執行經驗分享 接著分成下面幾段來跟大家分享: 1. 電子審查究竟在審什麼 2. 電子審查所內作業心得 3. 上傳審查平台與成果 4. 執行心得與結論 先說重點,雖然目前只有雙北,而且是公共工程的案件才會被要求做電子審查的作業,但是桃園與台中也在積極籌備佈局當中,所以六都施行應該就只是早晚的問題。因此,建議事務所或跑建照的朋友,不論目前用不用BIM,都應該該了解這部分的內容與可能帶來的流程變化。   1. 電子審查究竟在審什麼 雙北的電子審查平台名稱並不同,台北的稱之為【台北市無紙化雲端服務平台】,新北的稱之為【建築執照電腦輔助查核系統】,以下為了方便說明,合併稱為【雙北電子審照】。 電子審照的平台可以從工務局的網頁或者是打關鍵字搜查到,新北市因最近在推行開放空間預審的試辦,所以在網頁上看到的是建照執照開放空間預審系統。 新北市工務局網頁 點選連結之後就會來到查核平台,雙北都要申請帳號才能做審照相關作業,沒有帳號的話只能下載BIM的樣板與操作手冊一類的,實際線上審查的部分後面再說,這邊先說明目前雙北審查的項目,簡化如下表,但因他們也有新功能陸續上線與調整,所以線上看的不一定都相同。 雙北電子審照比較表 PS:IFC是一種BIM的資訊交換標準格式   技術檢測的部分就是要在BIM模型裡面針對檢測項目例如建築面積、綠化面積或者是樓梯、欄杆扶手等法規形式進行查驗,大概有四十項左右。這邊大概是這個平台作業最容易卡關的地方,雖然說官方的操作手冊已經寫得很清楚,按著樣板作大致也可以完成,但是畢竟不是一般BIM流程作業,所以容易犯錯。 行政檢測的部分主要是針對都市計畫相關的項目,基地範圍線、建築線、前後院等,這邊因為是傳統CAD圖作業,而資料大多是現況實測與基地現況等,所以作業起來比較簡單。 開放空間預審的部分,雖然也是在BIM內部作業,但因為此作業只需要繪製開放空間範圍與面臨道路等,資訊量比較少,所以也相對單純。   2. 電子審查所內作業心得 在事務所工作的部分,比較麻煩跟需要反覆修改的是技術審查的部分,影響比較大的應該是把所內標準化與電子審查樣版合併的部分,因為在於房間、區域等部分很多欄位都會共用,但是要填入的資料不同,但是IFC那邊的定義是絕對的,所以要調整標準化的設定,如不在專案早期就設定好,否則可能兩邊互相影響,出圖或者上傳的資料會有錯誤產生;此外相關的元件與圈選範圍的方式也要配合審查的設定所以部分事務所慣用的元件也要配合調整參數例如衛生設備、升降機等,這邊是比較需要注意的。 房間名稱欄位佔用示意 部分元件需使用樣版專屬的 比較花時間的部分大都是在圈選法規面積相關的,因為這部分作業是使用軟體的區域功能,這邊的邊界都要自己來劃分,跟房間以牆為邊界的模式不同,而要畫的內容有綠化面積、樓地板面積與防火區劃等,所以大半的問題會出現在這邊。 不過好處是圈選完之後,全案樓地板面積、容積與免計容積的部分,系統會幫你加總與產出報表。所以過往最複雜的面積計算部分幾乎都交給系統了。這邊過往幾乎都是請照同仁的惡夢,我兩三次執行經驗中也是這邊最容易犯錯,可能是範圍圈錯,算式錯誤,或者是要湊15%免計容積便宜行事等,經過這樣比對之後,執照的面積計算表跟模型最後幾乎是一致的,也就是有double check功能,能夠有效降低過往送照上常見的錯誤。 系統自動產出面積計算表 行政檢測的部分就是都在CAD裡面作業,一開始在平台設定好專案填入正確的地號之後,就可以下載基地輔助查核的CAD圖檔,裡面就會把所需的資料圖層都設立好,所以只要照著轉換跟繪製即可,這邊作業大致上注意哪些線段需要是PLINE,哪些需要封閉即可。 行政檢測圖層示意   3. 上傳審查平台與成果 上傳平台的部分,一開始都需要開案增加檢測項目,要填一些建案基本資料,名稱、使用分區、法定建蔽率與地籍資料等等。 基本檢測資料 設定完畢,將專案模型轉成IFC格式上傳成功後,平台就進入線上審查的作業,大概稍待半天就會有成果回饋,網頁結果大概類似下圖。目前有44項檢測,各項有一欄檢測結果說明。敘述的文字可能有下列幾個【通過、未通過、已檢核、有疑義】等,這邊容易有困擾,通過不代表PASS,有疑義也不代表錯誤。大致上可以用下表來說明。 技術檢測結果 技術檢查結果示意 4. 執行心得與結論 在幾次的執行經驗中,我跟公共工程資訊學會的杜京霞承辦最常說的一句話應該是「電腦是不會騙人的」,然後彼此在去把成果回推看看是那個環節或者設定錯誤,反覆修正模型或系統。畢竟此系統目前檢測的樣本數還不是很多,所以有問題在所難免,另外一部份涉及每間事務所作業標準化的差異,這邊要整合起來本來難度就很高。 在整個作業上大概有幾個問題與想法提出需要解決的如下: 上傳IFC檔案大小有所限制,大概是150MB左右,所以很容易就超過而導致模型需要修正或刪除非檢測範圍資訊 IFC無法轉出連結檔資訊,所以有些資料都需要併入處理,反覆作業相當花時間 偶有BIM軟體跑出的資訊與IFC上傳成果不一致產生,這部分後來有查出原因並排除,但是就執行者而言,此兩軟體都不是我們自產或可以管理的,所以一旦有問題也只能重劃再上傳。可能需要官方提醒怎樣畫可以迴避BUG的操作提醒 目前系統中有提供截圖說明未通過的點,但因為有時候系統提供的圖面實在看不懂,如果可以加上物件ID應該更好判斷 依據樣版設定上傳的IFC檔案所計算的面積,因無列計算式小數點以下二位數不計,與曲線逼近的問題,所以與傳統CAD繪圖人工計算的面積會有些微差異,多少是無爭議的呢   但除此之外,站在建照審查的角度上使用電子審查系統的好處也不少: 系統沒有假期:沒有時間限制,隨時想上傳檢查就上傳檢查,約幾個小時就可知道結果,解決了過往人工審查需要約定時間,再審又要等兩週之類曠日廢時的問題 系統準確率高:產出的資訊都是可以信任的,或者是錯誤大都找得出理由來修正,所以正確性會比人為去列出計算式或判斷來的高 系統標準一致:不會有因為承辦見解不同而產生不同的結果,造成執行者無所適從的困擾 對於事務所而言,很多法規面積資料在BIM系統中都是連動的,系統會即時統計,省去過往花費在修正與計算上的時間 當然除了上述技術上的優缺點外,也有其他公部門流程變更、內部整合與法令的問題要去克服。   最後回到文章一開始「教電腦打贏棋王比較難?還是使用雙北建照電子審查系統來完成建照審查,哪個比較難?」,我目前是認為電子化審建照比較難,因為電腦是不會騙人的,所以也無法分析人腦正在騙它,例如某些空間畫錯,或者設備沒有放在應該放的位置,這些都不是電腦邏輯或者是短時間可以了解或判斷的,但是在整個模型都正確的前提之下,電腦審查的結果是相當準確而可信的,可以減少過往很多人為判斷的疏失這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目前的問題需要時間與更多的案例來測試與修正讓系統更加完善,也許未來的某一天電腦除了會挑土豆,下圍棋,也會審建照也說不定。      

By | 六月 28th, 2016|Tech|4 Comments

【資訊分享】漫談 BIM 及其他 - BIM 之於繪圖術

希臘時代亞里斯多德曾經說過:「建築的本質是由這樣的公式而決定的:一件可抵抗風、雨、熱所引起毀壞的遮蔽物。」;定義了建築物的本質就是人類遮風避雨的場所,也就是人們生活的容器。(科比意)建築養成教育裡面包含了物理環境、環境控制、材料、結構力學、人體尺度與空間設計等,無非是希望設計出來的建築物能夠提供人們舒適的環境空間。 所以建築師要把上述各面向的設計考量包含到自己的設計圖說當中,而在現在社會當中,建築師做建築設計而營造廠則是按圖施工,所以圖說是溝通整個營造團隊間思想的橋梁,是營建工程中的一種重要依據。 既然要與其他成員「溝通」,大家就要有相同的語彙,這樣才能正確的表達設計的意向,而將空間物體表現為平面圖形是守則就是圖學 ( Graphic Science ) ,也就是畫出的圖像具有正確且單一的反映所要表達的原形 ( True Feature ) ,不能有模棱兩可的空間。 而現在的營造工程不論在設計或施工上生產週期都被壓縮,而參與的團隊與專業也日益複雜,加上各種奇特造型的外觀與創新工法材料的引入;因為專業的分工與繪圖習慣的差異,所以越來越多的工程爭議往往都是在圖上的標示不清或者是衝突矛盾等。 在我們公司進行事務所 BIM 標準導入工作之時,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往往是CAD可以畫出這樣的圖或者表格,BIM 可以嗎?或者是我想要這樣標示為何做不到;當然在BIM的軟體中有很多設定可以使最後的產出接近 CAD 的圖說,不過在我們有3D的模型可以更清楚的描述一個構件的存在與接合方式,讓團隊更清楚的了解它與其他物件的關係之時,當我們擁有模型的資料庫,可以把資料作更詳實清楚的報表產出時,我們是否還需要死守過去數十年 CAD 時代下的繪圖規則與產出標準呢。 在分享的下文之中,作者從古希臘時代建築與圖學表現的關係,經過中世紀到現代繪圖、CAD 時代及 BIM 的作業帶來的得失等,有執行的比較與心得,BIM 的技術只會日益進步而有更多的用途,但 CAD 至今已經難有大幅度的演進與運用方向了,就好比當初的智慧手機問世一樣,很多工具用了就回不去了。 本文引用自:《建筑技艺》2015年第10期,感謝同尘设计授權轉載       BIM 技術在建築行業中的出現和發展,已經顯得越來越難以忽視。相比於嗤之以鼻的反感漠視或盲目衝動的妖魔化的技術崇拜,我們似乎應該保持更審慎和耐心的心態來接觸和審視它。下面,我們嘗試著將新興的 BIM 技術放回到漫長的建築學發展歷程中,看看能得到些什麼?     關於繪圖術   回溯到西元前 7 世紀,古希臘的建築師是用模型配合文字標籤的方式來闡釋設計意圖和建造要點的;到了西元前 5 世紀,也就是衛城的時代,建築師開始採用足尺的細部模型來推敲和規範建築裝飾的操作,但仍然罕有關於圖紙的記載;在此後的近兩千年裡,建築師更多以「寫作」的方式來交代設計。那時的建築先驅,如戴達羅斯(克諾索斯宮的創造者)、伊克蒂努斯(帕提農神廟的創造者),不僅要有卓越的藝術天賦,更須精通各類匠作工藝並熟悉材料。那些神廟建造的主持者定然是超人,鳳毛麟角甚至不世出,而建築設計也很難成為「行業」。 可以說,正是繪圖術的出現才催生了現代意義上的建築師行業。人類真正系統地以繪圖作為傳達、闡釋建築設計意圖的手段是從 16 世紀的人文時代開始的。一方面,如阿爾伯蒂、塞利奧、帕拉第奧等大師仍沿襲著維特魯威「十書」式的寫作;另一方面,伯魯乃列斯基將透視法科學化了,藝術家們終於得以通過圖紙來精確地推敲空間和形體的視覺呈現,而瓦薩里在佛羅倫斯創立的藝術設計學院則將系統的繪圖術普及開來,並藉此將建築學的思想層面從匠人的手工傳統中解放出來(圖 1)。 圖 1 聖彼得大教堂平面圖 — 米開朗基羅 繪圖術的解放來自它的抽象性,如果說透視法仍是在詳實地類比視覺扭曲過程的話,那麼更加抽象的「剖切–投影」圖在設計上的普遍應用則徹底地在思想層面上修建起了建築學與其他藝術門類在技術工藝以外的專業門檻,並通過這種經由圖紙編碼-解碼的神秘的「造物」過程,將建築學渡入「大藝術」的殿堂(圖 2)。 圖 2 剖切-投影過程 剖切-投影圖的典型圖式以平面圖、立面圖和剖面圖(立面圖是基於對地面的正剖切獲得的建築投影)為代表,這些至今仍作為我們的繪圖基礎。剖切-投影圖不僅是成果表達的圖式,更是 16 世紀以來執行設計推演的主要視圖介面(圖 3、4)。 圖 3 斯卡帕基於古堡博物館正投影執行設計 圖 4 萊特,丹納住宅平面圖,1900 由於今天的專業人士對這些視圖過於熟悉,以至於常常會忽略一個重要的事實:剖切圖和投影圖在真實視覺中原本都是不存在的。如平面圖是通過對牆體的水準剖切獲得的正投影,空間在水準向的佈置、尺寸及連通-隔斷關係等都得以清晰呈現 — 這其中,剖切的抽象性使人得以在同一介面上同時洞悉並處理所有房間的關係,而在真實的視覺世界中,只要一個人置身於一個房間,就不可能觀察全部其他房間的情形,即便飛身獲得鳥瞰的視角,也只能看到外部體量而喪失了內部空間感知(圖 5);與此同時,正投影則通過遮罩視覺中必然存在的透視扭曲效果,使得投影中所有幾何度量都得到只有觸覺才能獲得的精確、穩定的表達(圖 6)。 圖 5 建築經過剖切後可以獲得的全面、系統的空間關係感知 圖 6 薩伏伊別墅平面圖 這些視圖並不來自於對真實體驗的描摹,必須要圍繞著幾何學的空間想像以及分析、歸納的理性認知才能得以建立。一方面,這些理性圖式具備了某些符號的特徵,在應用中需要轉譯才能與人的體驗相接應,這種攜帶著神學色彩的解碼過程,極大地提升了建築學在思想領域的地位;另一方面,抽象圖式在將幾何層面的問題討論得更加透徹的同時,也使建築設計掙脫了原本必然糾纏的物質性討論,建築師從此開始漸漸與匠作疏離開來。 繪圖術之為「術」,不僅是製圖與表達的「技術」,從某種意義上更是決定設計方法的「學術」。基於不同繪圖術所執行的建築設計,所獲得的形式類型也必然不同。比如,文藝復興的建築群及單體內部閃出那條通敞的視廊軸線,是通過由連續透視線來實現空間表達的科學透視法推敲設計的必然結果,以透視法為起點是不可能獲得以影壁開始序列的中式庭院或放置屏風的中式空間的(圖 7、8)。 圖 7 雅典學院,基於透視的空間序列 圖 8 中國的影壁是空間序列的第一個要素 許多時候,與其說建築師是在選擇繪圖術,毋寧說是在選擇設計方法或建築類型。而對主投影視圖的選擇,則決定了建築師將更多的設計力量投放在哪裡 — 以立面圖作為主視圖的古典主義時代,在柱式應用和立面細部比例的匹配與推敲諸方面的卓越成就早已無須贅述;而現代主義在將平面圖選為第一介面的同時,也註定將設計專注於平面佈置,自由平面、流動空間應運而生,相應的,現代主義的「簡潔」則多存在於立面;路易士·康在金貝爾美術館中以剖面關係作為設計起點,在複雜剖面中引入莫測的光效果的同時,也順理成章地獲得了平面和立面上雙重的極簡形式(圖 9);正軸側圖由於實現了對平面和立面在同一介面上的同時呈現,不僅能引入更豐富的幾何資訊,也實現了設計在三度空間中的快捷檢視,為海杜克、埃森曼等許多致力於空間操作的大師所青睞(圖 10)。 圖 9 剖面圖控制了金貝爾美術館中最豐富的設計特徵 圖 10 菱形宮平面及正軸側圖,平立剖面與空間關係得以在同一計介面中推敲 繪圖術的意義尚遠不止於此,同樣出於剖切-投影圖在材料構造上的抽象性,建築師在同一圖式下才有機會將不同的物質性代入同一介面,這種類型學方法自19世紀以來一直催動著類型的歸納以及在同一類型下的多形式演繹。在理論領域,迪朗在《建築學教程》中將建築形式的投影抽象推向極致,並藉此將歷史上千差萬別的建築名作歸納為清晰、簡明的若干類(圖 11);而建築史家維特科威爾則用相同的方法將帕拉迪奧的上百個住宅收斂為十餘個平面原型(圖 12)。 圖 11 迪朗:《建築簡明教程》插圖,基於平面投影的極致抽象 圖 12 維特科威爾:帕拉迪奧的平面類型 在操作層面,柯布西耶的加歇別墅與特拉尼的法西斯宮儘管功能不同,外觀各異,卻都來自帕拉迪奧的住宅平面原型;而朗香教堂和拉圖雷特修道院的平面形式也與 12 世紀的豐塔納修道院如出一轍(圖 13)。 圖 13 中世紀修道院·拉圖雷特修道院·朗香教堂 繪圖術對建築學的影響遠不止於上述種種,本文意在討論 BIM 在現代繪圖術語境下的影響,故僅將後面有可能涉及的內容略作梳理,恕不多贅述。     現、當代繪圖術觀察   不同繪圖術在設計方向上的取捨,在不同的時代及不同大師們的手中固然能帶來不同的設計類型和形式風格,但倘若我們把目光投向「世俗」中的整個行業重新審視,其所「取」者,通常多關乎社會生產力,而其所「舍」者,帶來的恐怕就是行業頑疾。 如今的多數建築師仍基於 16 世紀以來的剖切-投影圖工作,同時沿襲著現代主義的傳統 — 主設計介面多預設為平面圖(規範的工程圖紙排序將總平面和平面圖放在整套圖紙前面)。關於這種繪圖術選型的優勢,前文已述,這裡我們主要審視其缺陷和盲點。 對於前文所提到的設計力量投放不均的問題:隨著行業規則的不斷豐富、完善,各類投影圖都有著明確的深度標準,從某種程度上均衡了分配在不同視圖介面上的設計力量;從管理上,技術分工的進一步細化讓許多從業團隊有機會分派不同的設計師分別執行平面和立面的設計,這也有效地通過團隊配合緩解了由主介面選擇所帶來的對其他介面的漠視。但問題也隨之而來 — 在各介面上分別執行的設計趨於離散,同一設計要素被繪製在不同的視圖中,甚至被不同的人分別設計,許多建築師對設計的推敲僅對特定的視圖負責,不同視圖間的對應關係通常僅能通過「對圖」來保障。隨著設計在各介面上的不斷推進、深化和修改,通過對圖或經驗來維繫的對應會越來越脆弱,「不交圈」的問題幾乎成為必然。 即便拋開「不交圈」的技術焦慮,分介面的操作也導致了對空間塑造的漠視 — 儘管空間被認為是現代建築的絕對核心。無論在平、立、剖任一介面中,我們都不可能直觀地獲得空間判斷,在分面投影中反映的空間形態僅由讀圖者在意識中拼合、還原而成,這是當代建築教育中如此強調「空間想像能力」的原因。換言之,在常規的設計介面中,根本就沒有提供直接針對空間檢視和推敲的視圖,而這種基於剖切-投影圖建立起來的圖紙體系,同樣也使空間成為設計審核、校對以及溝通的死角 — 對於全領域而言,我們無法想像僅憑空間想像來推進的設計能達到什麼樣的普遍深度和精度。當然,諸如 SketchUp 之類的軟體技術都在致力於彌補上述空白且確實行之有效,但這種空間製圖與標準設計製圖分離的狀況,仍無法避免前面所討論的由於視圖介面分離而導致的不交圈問題;從行業角度來看,在設計過程中加入空間建模環節也會導致工作量激增,與投影圖同步推進空間模型勢必導致週期延長,而分階段跟進空間模型則又使問題回到空間判斷與設計推進的分離。由此引發的問題不止出現在對空間效果的把握上,在空間關係稍複雜的設計中,諸如設備管線的佈置或材料構造的交接之類容易在空間中發生碰撞的錯誤,很難在標準的技術圖紙中獲得及時的糾錯,這些原本非常直觀和簡單的碰撞檢查,卻成為校對和審圖環節中最重要和核心的工作,並往往需要由經驗豐富的老將來完成。即便如此,仍有大量問題被推到施工現場才被發現。因此種種,許多建築師只好在設計成果中將空間體驗寄託於效果圖渲染所製造的「幻覺」;而面對工地上的管線碰撞,也不得不通過「降低吊頂」來逃離現場 — 這些都無異於飲鴆止渴。 上述問題都出在不同投影介面之間的關係上,但即便回到單一的剖切-投影介面中,我們仍然能看到類似的問題 — 這一問題恰是由剖切引起的。如前文所分析的,剖切的妙處在於它為建築師呈現了某些在平常的視覺體驗中無法呈現的關係,但在呈現之前,我們首先要對空間實施剖切,而剖切的位置不同,其所反映的關係可能也存在極大的差異 — 理論上,一張剖切圖只能闡釋空間中極窄、極薄的區段內的關係。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這並不是增加幾個剖切位置就能解決的問題:通過剖切反映既有空間的關係,與在選定的剖切介面上執行設計完全是兩回事。對於設計操作而言,一旦剖切位置以及由剖切所確定的初始關係被事先確定下來,建築師評估和推敲這些關係的思維層面也被鎖定了 — 因此,與其說建築師是在通過剖切圖來設計空間,不如說是在設計那張剖切圖本身。在這樣的設計介面中,被剖到的關係無疑能獲得精確和透徹的解決,但如果建築師企圖將這些解決貫徹於整個空間,那麼他就必須用這幅剖切圖來規範與剖切位置相連續的其他空間關係,並通過沿著垂直於剖切面的方向拉伸來生成空間(圖 14)。事實上,許多建築師是通過同化空間的生成方式來確立剖切圖的「代表性」的,而不盡如我們通常認為的,選擇有代表性的剖切位置來解決空間問題 — 這是宿命。 圖 14 巴西利卡剖透視圖,建築空間沿典型剖面拉伸而成 在這種模式下所獲得的空間都有很明顯的單向性,即空間在剖切面的方向上關係更加複雜、精巧,而在與之垂直的拉伸面上趨於簡單。對此,我們可以對比一下馬賽公寓戶型在兩個方向上的剖面(圖 15),而前文提到的金貝爾美術館則更加極致;但如果遇到如賴特的古根海姆美術館那樣沿環形螺旋展開的空間,剖切-投影圖所能反映的資訊就非常有限了,單向的剖切反而破壞了螺旋連續的空間特徵(圖 16)。 圖 15 馬賽公寓剖面圖,基於剖面的空間複雜性 圖 16 紐約古根海姆剖面圖,剖投影很難全面反映空間關係 有趣的是,這一問題在平面圖上的表現並不像在剖面圖中那麼明顯。為了抵抗重力,牆體通常在豎直方向上是平直連續的,而平面佈置由於不受重力限制往往更加自由,從古至今大多數建築的基本體量都可視為由平面向上拉伸而成的,這一點在砌築工藝中表現得最為顯著。但是隨著結構技術和材料科學的發展以及近百年來建築學領域在空間操作上的不懈拓展,建築空間越來越趨於擺脫平面解析關係而在真正的空間維度中尋求變化,如弗蘭克·蓋裡或紮哈·哈迪德的建築,甚至找不到有「代表性」的剖面圖和平面圖(圖 17、18)。 圖 17 古根海姆博物館剖面·立面圖 圖 18 紮哈的廣州大劇院平面、剖面圖 在理論層面,近年來諸如湧現理論和拓撲學等思想在建築學領域所受到的廣泛關注,也都不斷地挑戰著剖切平面在空間操作上的權威。至少,基於剖切-投影圖所建立起來的繪圖術體系,似乎已經不像之前的幾個世紀中那樣雄辯了。     CAD   立足於前文對繪圖術的追溯與觀察,我們不難發現如今中國建築設計領域通過以 CAD 為代表的電腦輔助製圖技術所執行的繪圖術操作,與 16 世紀以來建立的剖切-投影圖的製圖體系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這樣的結論聽起來不合情理,但建築學作為一門非常古老的學科,自古至今其實一直固守著非常穩定的學科核心,尤其對工具而言,出於建築學所固有的人文、藝術特性,比起那些科學技術含量更高的其他理學或工學領域來,工具所能帶來的根本性變革往往非常有限。 就像鋼筆取代鵝毛筆所帶來的便利,並不會從根本上改變寫作的方式一樣,當初針管筆取代了鴨嘴筆的時候 — 這一轉變其實發生在非常近的「當初」 — 建築師們也並沒有為此準備迎接一個全新的時代。因為從動作上看,手握針管筆的「現代」建築師,仍然非常明顯地與 16 世紀的人文主義者們執行著相同的操作。同樣以文學來類比,用電腦打字來執行寫作的文學家,究竟比他奮筆疾書的前輩們「進步」在哪裡呢?而即便存在這種「進步」,那恐怕也早在打字機發明之時就已經發生了。同理,我們恐怕也有必要仔細審視此前的資訊技術(IT)帶給建築學領域的改變。 總體而言,CAD 在製圖中的作用主要是其替代了手工繪製,而從圖學原理上則並無革新。有趣的是,中國現行的《房屋建築製圖統一標準》(目前的版本是 GB/T 50001-2001)在總則中就說明該標準是同時適用於電腦製圖和手工製圖兩種方式的,其圖紙尺寸與線寬組合的基本規定也完全是圍繞著手工出圖的邏輯來制定的。 那麼,CAD 的優越性體現在哪呢?首先,度量精准是基於電腦技術最直接的優勢。與手工製圖先確定比例尺再繪製的方式不同,CAD 的繪圖空間可以實現無限廣闊的真實尺寸,剖切-投影圖被以真實的尺寸繪製出來。一方面,這省卻了紙上繪圖過程中的資料換算,使尺寸的思考和確定更加直觀,避免了換算環節中可能出現的錯誤;另一方面,這也為更智慧的尺寸標注和出圖提供了前提。 從不同設計精度的表達方式來看:紙上繪圖由於比例的限定,需要在不同的比例尺下繪製不同尺度和精度的圖;而 CAD 的繪製空間不僅無限廣闊,而且可在螢幕中無限縮放檢視,這在理論上就完全支持設計者將設計進行無限深化。換言之,設計的表達精度不受圖紙幅面和線條密度的限制。 CAD 領先於手工繪圖的另一得天獨厚的優勢,是它在「複製」和「修改」兩種操作上的便捷。在手工製圖的時代,兩張圖紙無論有多少重複的內容,都需要分別完全繪製,而相同的技術設計(如節點詳圖)也不得不在不同方案中反復繪製。所以,在電腦製圖並不普及的年代,除依賴對《標準圖集》的索引外,還有通過直接索引「重複利用圖」來作為提高效率的權宜之計 — 這種索引至今仍寫在現行的《建築工程設計檔編制深度規定》中,但在實踐中早已絕跡了。基於電腦製圖,建築師可以很方便地將既有的成熟做法複製到新的設計中,把交接關係交代清楚並做出必要的調整。對於讀圖而言,能將各部分設計呈現於同一套圖紙,比起在圖紙索引下翻閱各種圖集,顯然更具優勢。而修改的便捷,則不僅直接解決了手工製圖中在墨線上改圖的麻煩,還讓有較高相似度的設計得以基於同一份圖紙修改而成。 從繪圖術的角度來看,上述優勢都只關乎「怎麼畫」的問題,而很少觸及到「畫什麼」。相較於手工製圖邏輯,CAD 對繪圖術最大的突破在於它可以支援基於「圖層」的繪製。當然這並不是電腦技術的首創,「圖層」的概念來自將繪製不同內容的透明膠片相疊加,從而將原本抽象和孤立的分析圖重新綜合起來。在設計領域中,圖層的方法曾廣泛應用於麥克哈格的景觀生態學中,並被形象地稱作「千層餅」。CAD 繪圖空間中的圖層避免了膠片疊加後在清晰度上的損失,可以成為名符其實的「千層餅」。建築師通過將不同邏輯的圖形繪製在不同的圖層上,使圖式獲得了多樣的分析性,並可在不同的意圖下自由地讓特定的圖層隱藏、顯現和疊加,而對線型、色彩的選擇又進一步豐富了分析的維度 — 這帶來了真正的繪圖術領域的變革,建築師由此獲得了前所未有的便捷的系統性分析視角。 CAD 的普遍應用,確實帶來了繪圖效率的提高以及修改、變更品質的改善,但是必須指出的是,由於目前行業中仍以列印或曬圖作為規範的出圖成果,這實質上將設計成果的輸出重新錨固在了 16 世紀的技術標準上。在「圖紙」上,不僅精確、即時的度量無法實現,最關鍵的是,有著變革意義的圖層資訊完全被放棄了。當然,這並不完全源自設計領域的內部選擇,很大程度上也出於配合施工階段照圖施工的技術習慣,這是整個行業鏈條帶來的問題。比起材料科學、施工技術的更新頻度,設計領域的技術演進顯得異常微弱和遲緩,這更讓圖層方法的引入顯得彌足珍貴。 當前建築師對圖層的應用,早已放棄了其作為成果輸出的可能性,轉而將其作為團隊內部技術管理的環節,多用圖層來實現對設計要素和圖則要素的分類管理。由於行業標準對圖層功能的漠視,圖層在分析、表達上的巨大潛力一直未能得到充分的開發。這是非常可惜的事。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既然 CAD 在繪圖術上帶來的實質性變革有限,那麼是什麼讓我們在手工製圖與電腦製圖之間感受到如此巨大的差異呢?是動作。儘管 CAD 製圖與手工製圖輸出了相似的圖紙成果,但前者通過滑鼠和鍵盤的敲擊實現,後者則以手執筆完成 — 這是為什麼同樣作為工具革新,針管筆取代鴨嘴筆時我們幾乎感覺不到改變。 改變技術動作給建築師帶來的影響絕不僅在製圖途徑方面。 首先,手的靈活度遠遠超過滑鼠,這讓手工製圖更適合推敲和表現自由、微妙的形式變化;而在繪製直線、圓等規則、理性的幾何形時,則必須借助工具。比較而言,CAD 的製圖邏輯剛好相反,越規則和理性的圖形,就越匹配電腦的參數邏輯,也就能越快捷地被繪製出來,而對於缺乏參數控制的自由形,CAD 的「樣條曲線」功能不僅在繪製上捉襟見肘(很多時候是以描圖的方式完成的),在推敲和調整時就更顯笨拙。好在,現代主義美學為當今的建築定下了相對簡潔的基調,而工業傳統又給建築技術提供了相對標準化的材料及工藝範式,所以CAD在繪製自由形上的短板並沒有在今天帶來行業性的困擾 — 試想同樣的短板如果放在文藝復興或新古典主義時期將帶來的災難性後果吧(圖 19)!反過來,這種製圖上的偏好又反過來進一步加強了當代建築師的形式選擇。 圖 19 古典細部圖 更微妙的變化是,美術基礎在建築學素養中所占的比重漸漸弱化了,當然出於美學養成的美術訓練尚在,但從繪圖術的角度出發,美術作為一項來自身體訓練的技藝,已經逐漸被通過敲擊鍵盤實現的電腦控制所取代。在手繪圖時代,建築師所選擇的形式類型與其擅長繪製的圖形息息相關,而一旦肢體習慣退出形式操作,建築師在形式選擇的自發機制上出現了空白,建築師就開始越來越依賴於視覺,形式選擇變得更加多樣和隨意,這是當今建築設計形式表達繁冗過盛的潛在誘因之一。 這種形式表達多樣化的傾向,似乎又與前面討論過的由電腦製圖特徵導致的形式偏好相矛盾 — 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問題,拋開古典主義的控制線不談,近在19世紀末,路易士·沙利文就通過「無機」的幾何演算來生成「有機」的自然圖形,希望由此追尋自然形式的理性原則,這裡已經蘊涵了典型的「參數化」思想(圖 20)。在沙利文的時代,這種做法充滿哲學意味,但在電腦製圖的時代,參數化不僅彌補了電腦製圖的短板,還在有理化的同時極大地拓寬了形式類型。 圖 20 沙利文用純幾何形推演的自然形式,已經有了參數化的味道 此外,對於手工製圖退出後所出現的形式機制的空白,儘管喪失了身體動作的感性記憶,敲擊鍵盤的動作卻更匹配理性的邏輯運作,我們驚喜地發現,電腦操作的動作與參數化的資料登錄更加匹配。遺憾的是,直到今天,許多建築師手中的電腦圖形仍然更多是基於用滑鼠類比肢體動作來實現的,這才是電腦製圖中形式困境的真正根源。     BIM 帶來了什麼   終於談到 BIM 了,這是一個過新的話題,儘管闡釋 BIM 的人傾向於將其追溯得遠些,但形成今天意義的 BIM 概念卻是非常新近的事。在建築學這樣古老的學科體系裡,這不過十數年的新事物甚至無從判定價值,所以,我們恐怕要追溯得比遠些更遠些才行。 重新審視「BIM」的意義:B-Building;I-Information;M-Modling。其中,「建築」是範疇定義,無須多言;而「資訊」與「模型」兩個核心概念,居然回到了古希臘時代的在建築模型上添加標籤資訊的古老模式。這是一個令人驚喜的發現,我們也許並沒有迎來一個劃時代的新事物,倒是回歸了比文藝復興還遠為古老的方法 — 這樣一來,我們反倒可以參詳,BIM 可能為我們帶來什麼。 1. 直觀性 由於建築設計是計畫還未建造的房子,所以籌畫者(建築師)總要借由某些在眼前可見之物來幫助推敲。從這一點出發,那「眼前之物」一定是趨於直觀的,會盡可能逼近最終預期的成果 — 這正是模型的妙處。 BIM 在設計介面上對模型的回歸,在某種程度上幫建築師尋回了久違的直觀性。當然這絕不是「退步」,如前文所討論的,16 世紀以來的繪圖術借由抽象的圖形解碼機制,説明建築師在同一張圖紙上呈現和推敲更多的資訊,但恰恰是其抽象性,讓圖紙成果與建成成果在認知上漸行漸遠;而 BIM [...]

By | 五月 19th, 2016|資訊分享|0 條評論

【最新消息】衛武資訊到上海 in 2016 Q1

上海,是中國最大的商業城市,現階段是全球具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集中地。衛武資訊本次到上海,透過跟各種不同 BIM 服務類型的公司(參與的公司及人員可以直接參考本文文底由 KDG 整理的網頁資料)訪談、深度交流,讓衛武資訊能夠更加深入了解與理解大陸在 BIM 領域推動、普及與能力。大陸各界對於 BIM 的執行力之高不僅是政府的推動,而是這股潛力對於私人企業來說就是財力。 本文主要是分享衛武在上海與這些公司交流後,經過精簡的整理彙整,期能給予台灣同業與先進最直接的資訊。 建築設計-加拿大 KDG 集團: 建築設計之 BIM 新生代。大陸的建築設計產業生態與台灣不同,台灣的建築師事務所囊括全建築設計階段(初設到細設),而大陸有些建築設計公司僅從初設到擴初,後續的施工設計(細設)交由設計院執行。KDG 正在導入 BIM 技術於專案的執行與管理上,在擴初設計之前的 BIM 應用與延伸,甚至是與設計院之間的銜接都將會是探討課題。   BIM 服務-北京互聯立方技術服務有限公司(isBIM): 擁有龐大的 Autodesk 軟體經銷商資源,與強力磁鐵般的公司磁吸。如同公司名稱,互聯,藉由將諸多資源與公司合併串聯起來,廣布在中國市場之中。在資源互通與廣大需求碰撞之下,已經開始悄悄的萌發新 BIM 服務型態。   BIM 服務-畢埃慕: 多方位技術導向的 BIM 服務公司。因為大陸專案執行內容與流程的差異,專研施工圖的繪製、數量估算等服務,相較台灣來的少;研發人員佔公司 1/3 以上,表示現行 BIM 軟體有太多需要客制化與在地化的開發與市場。 BIM 服務-生特瑞(亞太)有限公司: 中國 BIM 技術使用的頭前軍,以外資進入大陸的工程專案為其顧問服務項目。不乏外資高端的廠房專案、大型造鎮開發、進口機具設備、營運維護等,因為服務主力是工程管理,所以 BIM 的服務實屬目的導向。   BIM-FM-光銘 FM & BIM 研究院: 阿基米德大學 ArchiBus 培訓中心。專業著重在 ArchiBus 與 FM,所以在資料庫運用、文件管理與各種裝置上的運用都有所長,對於大陸 BIM 產業的執行、推廣有很深度的見解與體現。 特殊 BIM 服務-上海碧羿資訊技術有限公司: 帷幕牆製造前的 BIM 技術使用與分析。也使用 Rhino、Grasshopper 等技術,進行外牆、帷幕牆結構等帷幕牆 BIM 服務。未來若能直接與帷幕牆製造勾上,將會是更具競爭力的新式專業服務內涵。 學術與特殊專業-上海科學技術職業學院(生樂科技): 校園安防科技之實踐。使用高科技監控設備與互聯網絡,分析校園學生門禁、消費等資料;開始進行校園的設備能耗控制。目前已經有 50 多間大專院校開始使用這樣的服務,IoT 落實程度確實是相當的驚人。       儘管這些公司對於 BIM 技術的認同程度、嚮往、操盤手法,不是那麼的相似,各都以不同的經營角度切入 BIM 服務類型與執行方向,但在那樣的社會風氣與大環境底下,敢做敢衝,「落地」的程度確實是台灣無法想像的。綜觀來說,這次上海的行程看到的,可用「大有不同」來結論: 「大」有兩項,第一個是專案大,不單單只是規模放大而已,也因為市場大,所以能夠發想的運用與可能就更多,例如思考BIM與GIS的結合與運用在台灣就少見。第二個是政府大方向,這兩年多來上海市政府已經陸續發布了 BIM 規範、 BIM 收費標準、BIM 合約範本等,到了 2017 年更是明定一定規模以上的建案都要使用 BIM,這種魄力與推動的速度也不是我們在台灣的業界環境能想像的。 「有」是應有盡有。除了我們常見的 BIM 服務之外,還有結合 BIM 教學與雲端服務、結合室裝展示、超大型市鎮開發、都市交通建設、空拍、3D 點雲定位、FM 系統與雲端平臺等技術作服務。 「不」則是流程與專案關係不同。大陸走的是舊蘇聯的營造流程,所以設計公司往往只作到擴初,設計院執行細設,而估算、監造則有專門的估算與項管公司,也就是台灣事務所工作中的設計、算量、執照與監造作業等被拆分好幾個團隊,各自權利義務與作業流程自然就與我們熟知的不一樣。 「同」發展。對於 BIM 未來的發展與運用的前景,還有產業的走向,蠻多觀點都一致,BIM 在營建產業上位置、BIM 目前發展的困境、BIM 與其他產業的結合等等議題都是未來發展必須關注的。 最後感謝主辦單位 KDG 的孫總及其團隊,還有本次所有的與會業界人士,衛武資訊獲益良多。   文章參考 | KDG海峡两岸BIM技术交流会圆满举办 編譯整理 | 羅嘉祥(Layton)、黃政家(Kevin Huang)  

By | 四月 18th, 2016|最新消息|0 條評論

【技術文章】SketchUp 參數化建模外掛介紹-Viz

只要是軟體內有 3D 建模的功能,不論是 Rhinoceros 3D、Revit 或者是 SketchUP,多多少少會有些參數控制的功能,但是這類功能往往在建立模型上是方便的,但是修改上就很麻煩,但是專案怎有不修改的呢,所以往往修改的修改的工時成為專案成本爆表的一大因素,如果可以在初期使用控制點與參數化設計的做法,可以省下不少變更設計的人時,此也是參數化建模軟體日益重要的緣故。 幾年前,在 SketchUp 的參數化建模外掛發展中就有聽過類似技術,名稱是 Graphical Relationship Script Sequencer。當然現在網路上還找的到一些資料: 圖片來源 | PYC/WEBLOG 不過後來就沒有進一步發展的消息了。   一直到今年,由另外一個團隊:Fluid Interactive,再度開發此類外掛。目前還是 Beta 版本,雖然它的穩定度還不高,但是在運行上並沒有問題。官方頁面在此,在這邊有相關介紹與下載點(免費下載)等。 Viz 大致上跟 Grasshoper 及 Dynamo 的界面相似,結點是用關鍵字搜尋,而無 icon 界面,所以可能操作上比較不直覺。另外,可以看到畫面切分成左右兩部分,左邊是結點操作工作區,右邊是成果預覽,初探之下,基本塑型的指令大都完備,不過一些計算或者是清單資料管理等還沒有很完整,應當尚在發展中。 圖片來源 | Fluid Interactive 網站 圖片來源 | Fluid Interactive 網站 圖片來源 | Fluid Interactive 網站 圖片來源 | Fluid Interactive 網站 雖然功能指令還不是很多,也時有 Bug 產生,不過總是可以 Run 的,日後應可為 SketchUp 的用戶帶來相當多的便利與新發展,也值得大家持續關注。     首圖來源 | Fluid Interactive 網站 編譯整理 |

By | 三月 29th, 2016|Tech|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