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ing-ch

/Sharing-ch

資訊分享內容

【資訊分享】BIM 在物聯網的潮流下能佔有一席之地嗎

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是什麼? 從 20 世紀早期開始,人們對於物聯網一直保持極高的興趣且不斷炒作相關議題,這種情況就像當初 BIM 對 AEC 產業的衝擊一樣,大家都聽過這個名詞,卻沒人知道該怎麼應用這項技術。根據維基百科,物聯網一詞的是由一個英國企業家首先使用於描述 1999 年中以 RFID 連結裝置的全球網絡,後來人們談的就不限於 RFID 連結的裝置本身了,進而延伸到該應用裝置的位置,如汽車、建築甚至是海底底層這種較寬廣的自然環境,而現在人們普遍對於物聯網的定義則如下所述「包含不同的資料傳輸協定和方法與任何裝設感測器且能透過單一網路於外部傳輸資料的裝置」。這些交互連接裝置的應用範圍從提升生命安全和防護到建築物自動化設備管理系統控制與回報,其產生的巨量資料通常需要被收集、彙整和分析以實現它們的益處。針對這篇文章提出的問題如下,由於建築物是這些類型裝置的安裝實際位置,那麼 BIM 在物聯網中是否佔有一席之地?     BIM 與物聯網的可能性 因為建築物內部或表面能裝設許多這類型的裝置,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BIM 的確佔有一席之地,但是,這個議題值得我們更深入地去探討到底實際上該如何結合 BIM 與物聯網或是該從什麼角度開始探討兩者的關聯性。在眾多議題中,我們可以從其中的一個問題開始「我們該如何定義 BIM」,曾聽過許多說法像是 BIM 就是 Revit,只是一個 3D 建模工具,到 BIM 是一種設計到施工的協同作業程序。另外一個問題,BIM 以單一設計模型取代了互不關聯的平面設計圖,而談到物聯網則聯想到智慧溫控計等等裝置,當我們結合 BIM 與物聯網會發生什麼事?或是說它將如何幫助建築物的營運管理作業呢? 實際上,對於物聯網來說,模型 3D 幾何資訊為其次,重要的是模型中夾帶的建築生命週期營運相關資料,如空間和資產資訊,此兩類資訊可以用於針對營運維護階段,組織和分析物聯網資料的主要架構,進而作為定義物聯網、BIM 與建築物的相關性的基礎。圖二呈現可被考量的各種廣泛議題,而物聯網的概念不只是應用於建物營運考量的區域,且展示了各種裝置和可被傳輸的資料類型。然而,倘若少了資料分析的彙整要素和實際工作流程觀點,從不同系統收集的資訊就失去了價值。 圖二 - 建築與物聯網 實際的感測器安裝範例則如下圖所示,設定的需求第一個為收集人員的移動資訊,以依照人員聚集的位置調整暖氣的層級,第二個為因應太陽位置的變化和進入建築物自然光,監控能源使用,圖四和圖五分別為人員活動和熱分布的監測結果。 圖三 - 監控建築光、活動和 CO2 表現的感測器 圖四 - 透過感測器偵測人員活動顯示活動頻繁的區域 圖五 - 探索建築物營運時期的熱分布     作為物聯網的協作系統 對於想透過可操作與分析的方法,從建築系統獲得有意義資料的業主和設施管理人員來說,發展一個以建築中心的物聯網並配合協作資料系統方法將會是成功的關鍵。有許多應用垂直特定雲端應用程式整合感測器資料和與建築自動化和控制、能源和永續管理相關儀表板的例子。這些方法很好,但是作法不夠完整,筆者相信最佳的解決方案是發展一個全面,且以 BIM 為基礎的建築生命週期方法來管理建築產業的物聯網,此方法連結模型和以雲端為基礎的整合工作場所管理系統(Integrated Workplace Management System, IWMS)用以協助管理空間、維護計畫和其他相關議題。 真正的建築生命週期整合為在整個生命週期中動態整合整個建築模型、感測器和系統,使其能呈現完整的建築履歷。這樣的方法始於施工階段後期的安裝設備與感測器到營運維護階段,最終於建物拆除後停止。     應用物聯網的智慧建築案例 智慧建築綠能屋,此三棟建築分別為: 一、穆爾西亞大學化學系建築:此實驗著重資料收集與資料分析,探討能源消耗與建築物人員跟環境兩大因素之間的影響關係。由資料收集與分析結果得到-建築人員數跟環境因素,是建築能源管理策略的重要參數。 應用實例一:穆爾西亞大學化學系建築   二、穆爾西亞大學實驗室:此實驗透過上述智能建築管理系統運作模式能夠有效節省能源平均消耗 20%。 應用實例二:穆爾西亞大學實驗室   三、穆爾西亞城市商用建築:此實驗透過上述智能建築管理系統運作模式能夠有效節省能源消耗平均為 23%。第二實驗建築與第三實驗建築主要地點不同,一個在大學內部,一個是商用建築。     結論 建築物、BIM 與物聯網的結合並不僅是在建築物安裝不同的感測器並蒐集一堆資訊而已,以建築物的生命週期來談,從規劃設計到施工階段,我們利用 BIM 和資訊系統整合資訊並透過對應的工作流程改善傳統營建產業的作業成本、品質和效率,到了營運維護階段,目前以交付的 BIM 模型和 COBie 表單等等營運維護資訊配合電腦化維護管理系統,輔助後續的設施管理作業,物聯網應從施工至營運管理階段切入,以設施維護管理需求與作業流程、BIM 模型與資訊系統提供的建物空間和設備資訊作為資訊收集和分析的規劃基礎,最後在營運維護端發展一個整合竣工模型和營運維護資訊的雲端管理系統,以利分析並利用感測器收集的資訊回饋至運維階段甚至是下次建案的設計參考,最後,智慧建築即為物聯網於建築的應用的具體產物。     引用連結 | Does BIM have a role in the Internet of Things?、What happens when BIM meets the IoT?、How can We Tackle Energy Efficiency in IoT Based Smart Buildings?、物聯網對節能措施之影響分析期末報告 編譯整理 |

By | 十月 26th, 2016|Sharing-ch|1 條評論

【資訊分享】請別再做「假 BIM」了!

關於假 BIM 之前香港建築資訊類比學會副主席馮樹堅是這樣說的:「三維模 - 非 BIM 也。CG (Computer Graphic) - 非 BIM 也。 有其型而沒其神 - 非 BIM 也。有型,有量,能碰;乃半 BIM 矣。有型,有神,有務,乃真 BIM 也。」 在我們顧問服務中也會遇到客戶詢問相關的問題:「我們只需要在結案的時候建一個模型交給業主,沒有其他的產出需求…;或者是相關廠商說:「這場我們做後 BIM」,以介面整合與圖說產出的目的看來,做假(後)BIM 除了應付合約之外根本沒有其他意義,反而加重專案成本,業主也覺得 BIM 對專案一點幫助都沒有;產生一個惡性的循環,業主因看不到成效越來越不想花費成本,而執行端又因成本考量便建一個假模型應付業主,沒有一方獲益。     本文原刊載於 http://www.bimireland.ie/,作者是 Ralph Montague,ArcDox BIM 顧問公司合夥人     讓專案的 BIM 執行變得困難又充滿挫敗感的原因之一,就是我稱之為「假 BIM」的存在。「假 BIM」扼殺了使用 BIM 的初衷,且讓業界傳出諸如「BIM 更花錢」或「BIM 很昂貴」以及「BIM 很難用」的風聲。現實中,使用「假 BIM」的人遠比你想像的要多,那些對 BIM 抱持信任的客戶們,則因為辨別不出真偽而無辜地上當。   什麼是「假 BIM」?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需要先解釋一下傳統流程與 BIM 流程間在設計及施工資訊的建立、管理與交換作法的不同。 傳統的作法 設計和施工資訊的傳統交互流程會涉及到「圖說」(Documents)、各自單獨產製的 2D 圖紙、明細表和規範要求等的製作。按照傳統流程,有關建築主體和細部的資訊會多處產出在平面圖、立面圖、剖面、大樣圖與明細表中,以及規範要求的說明中。需要人工檢查這些圖說以確保它們的一致性。而過程中間的變更修改,都必須在這些各自獨立的圖說中進行協調。而此一過程很容易出現人為失誤,在圖說中產生衝突,導致誤解、延遲、變更、成本超支和爭議等問題。各階段之間的資訊傳送通常是紙本,或「圖說」的靜態數位備份檔(如 PDF)。這並非可提取、查詢或編輯的數位化資料,所以專案的其他參與方需要花費時間與成本在各自的系統重建這些資料,而這些恰好是 BIM 能解決的問題。 BIM 的作法 BIM 的做法是建一個數位化虛擬 3D 建築模型,虛擬構件(元件)與真實的構件是相互對應的,相較於上述的傳統作法,你只需在 3D 模型中建立一次建築構件,模型中每個物件,都是一個數位「容器」,包含了關於對應構件的所有資訊。在虛擬 3D 環境中,人們可以環顧四周查看並一目了然要建的建築是什麼,以及各構件的關連性。BIM 軟體甚至能發現物件間的衝突,點擊物件,就能看到所有相關資訊。你也可以查詢或將這些資訊取用於其他工作上,如專案規劃或者工期排程估算(4D BIM)以及成本檢查(5D BIM),詳細的結構性能與、能耗分析(6D BIM)等,或營運管理(7D BIM)。換句話說,只需要建立一次物件,將來就可使多人在多用途上多次的運用。當然,也不要忘了我們要輸出的「圖說」——圖紙和明細表都是從模型中匯出來的「視圖」,而匯出只是出於需要記錄(真正的價值都在模型而非圖檔)。因所有資訊都源於同一個模型資料庫,它們都是自動協調的。如果需要修改,只要在模型中進行一次修正,所有「圖說都會自動更新」,不需要手動各自修正後產出。 對比傳統作法和真 BIM 的作法後,真 BIM 的效率明顯較高,因此也會更加省錢省時。3D 模型對於大家來說都更容易理解,也帶來更好的設計協同,降低了誤解、延遲、變更、成本超支和爭議等問題。 那麼,什麼是「假 BIM」? 現在你已理解了上述二者間的差異,現在讓我解釋一下什麼是「假 BIM」了。出於各種原因(缺乏技術、缺少資源或想要反覆利用傳統資料等),有些公司繼續用傳統模式作業,如果客戶有要求,再給這些作業套上 BIM 外殼。也就是說,他們是在事後才製作 3D 模型,換句話說是在傳統的繪圖、明細表、規格等基礎上再加工產生 BIM 模型。如此一來自然會增加費用、作業時間、挫敗和困難度。因所有圖資的來源都是各自獨立的,要讓所有的資訊都正確的回到模型中有相當的難度,模型本體就有錯誤也就代表未來圖說、數量和模型之間可能會有衝突。然後這些衝突會不斷產生誤解、延遲、變更、成本超支和爭議。因此「這個冒牌的 BIM」無法真正地解決傳統作業模式下的任何問題。 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工作模式,真正的 BIM 不是套在傳統方法之上就能實現的,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這是一種能讓所有人受益無窮的替代方法,但前提是專案所有關係人都用這種方式。不幸的是,一些公司堅持使用「假 BIM」,不給客戶他們真正需要的東西 - 真 BIM,進而扼殺了使用 BIM 的效益。     引用連結 | No More “Pseudo BIM” Please 編譯整理 |

By | 九月 20th, 2016|Sharing-ch|0 條評論

【資訊分享】三種開始嘗試運用 BIM 的方式

在我們擔任事務所的 BIM 顧問與導入專案期間,最難決策的便是導入的測試專案選定,其餘工作如作業流程改造、標準化建立與教育訓練等大多可以因時制宜,唯獨測試專案的選定與作業模式是最難的,因為各專案在事務所中的重要性、期程,還有是否適合作為第一個專案,很難客觀的來分析。 除了受到事務所規模、急迫性與導入策略外,案子本身類型也是一個問題點,太複雜的案子可能伴隨著高風險,低難度的好像又騷不到癢處,難易適中的案子不知道哪時出現,而等待也消磨員工的熱血與導入的作業成果。透過專業顧問了解事務所作業流程後,再陪著一起做的方式,大概是風險最低,也是降低導入門檻與減少事務所員工挫折的好方式。這次推薦的文章介紹了三間類型與規模不同的事務所進行 BIM 作業導入時的測試專案選擇與考量點,而這也是我們長期觀察下來,很多事務所在導入 BIM 作業時最常面臨的問題,在此推薦給各位,尤其是計畫導入或正在導入 BIM 的朋友更不容錯過。     如今,BIM(建築資訊模型)正在成為業界標準。施工過程中,專案的利害關係人,從使用 BIM 的建築師與工程師,到政府管理等都可以參與運用。BIM 的確帶來了許多優勢,諸如高效能、協同作業、降低成本、增進溝通效率等。但是,許多尚未採用 BIM 的公司都有同樣的擔憂:如何度過轉型的陣痛。 顯然,擔憂並非毫無根據。作為一種新的作業流程,員工培訓和疑難問題解決是轉換工作流程時無法忽視的一部分。此外,「初期投入成本」也變成許多公司轉換的門檻。因為無法負擔這些時間與金錢,自然不能獲得 BIM 所帶來的優勢。解決問題的關鍵點,顯然在於降低這初期運用或轉型的成本,並且及早展現生產力。方式之一,就是在公司執行一個「測試」專案中轉型,重新組建工作流程並設定標準,然後再將標準化設定導入給之後的專案。 那麼怎樣選擇最好的「測試」專案呢?選擇大型還是小型專案?複雜還是簡單的專案?我們在這裡分享三條從自己「測試」專案得出的公司經驗,每一條都有著鮮明的特點。 黑鑽圖書館 Miller Hull partnership 專案之一 選擇一:謹慎方式 來自倫敦的 David Miller 事務所在 2008 年決定使用 BIM,當時這樣的決策還很少見;大多數採用 BIM 都是大型事務所,但 DMA 只有4名員工。事務所的測試專案是一個小型設計,包含九棟住宅和一樓的店鋪。「這是我們常做的專案類型」,David Miller 如此解釋專案的相似性。DMA 測試專案的選擇是低風險策略。「如果有任何問題,我們隨時都能切換到 2D 環境工作」,Miller 補充到。除此之外,Miller 還推薦通過與已經採用 BIM 作業的團隊合作來提升成功機率,透過與有經驗者的協同作業可以增加工作效率。Miller 解釋道,「這樣可以在一開始就對 BIM 充滿熱情」。事務所還推派了一位幫助同事有效使用 BIM 的「BIM冠軍」。因為事務所規模較小,所有員工都同時在大約 6 天之內完成了培訓。「培訓被分為 40 分鐘的小節,可在不干擾別的專案進行的前提下學習」。 優點: ・採用你最熟悉的專案類型作為測試專案,可以幫助設立一套你最常用的標準 ・如果出現任何意外,可以切換回熟悉的工作流程而順利完成專案 缺點: ・低複雜度的專案可能意味著你並不能完全產生出 BIM 在流程的全部能力,因此需要更多的專案才能完整設立事務所的標準。   選擇二:別想太多,做就對了 Crate & Barrel 是一個傢俱公司,其內部建築工作室自 2006 年起開始運用 BIM 軟體。公司的建設負責人 John Moebes 在講述他們第一次運用 BIM 軟體時說道關於導入的項目是「一座非常複雜的二層樓建物,是一棟擁有多重功能的『建築』帶有遮光板、頂蓬和幕牆的宏偉外觀」。 公司選擇這個專案是「因為它是我們的下一個專案,我們非常渴望對 BIM 進行嘗試。但後來反思時,我們覺得也許從一個更小的專案開始嘗試會更有意義」,Moebes 解釋道。但他同時也補充說:「這就是說,很難找到一個『理想的』實驗專案,而我並不認為因此等待太長時間」。然而,雖然專案的複雜性使轉變過程非常艱難,但 BIM 軟體依然產生了立竿見影的效果,使 Crate & Barrel 公司能夠聚焦於設計品質,這是傳統繪圖無法達到的。「在設計過程中,遮陽板變得極其昂貴」,Moebes 補充道。「BIM 軟體讓工程的價值估算,包括根據變化的分析、視覺化過程變得更簡單。業主可以直觀地看到設計的調整,如變化一件鋼材的尺寸,將如何影響建築的造價」。 優點: ・高複雜度的實驗專案讓公司可以測試BIM軟體的侷限性,並迅速顯示該技術給公司的好處 缺點: ・但是在複雜性較高的專案進行導入測試,大大提升了學習難度,也會增加出錯率 Snoqualmie 圖書館 Miller Hull partnership 專案之一 選擇三:戰略性測試 Miller Hull Partnership 西雅圖事務所的 Ruth Baleiko 認為他們第一次使用 BIM 的專案是「理想的實驗專案」:同一業主的 5 個圖書館,具有非常相似的設計,並力圖節約建設成本。因此這次嘗試「就好像做了五次相同的專案」,為 Miller Hull 事務所提供了大量機會去探索 BIM,尤其是其快速修改設計圖說的能力。 BIM 在這個實驗專案中的運用讓全公司也產生了穩定、持續的轉變。Jay Martin,Miller Hull 事務所的建築師兼專案經理,解釋了共同參與實驗專案的三個建築師如何幫助全公司理解、掌握 BIM 軟體:「進行下一個專案時,他們運用了之前獲得的 BIM 技能與經驗。由此一個有經驗的 BIM 團隊變成了三個。隨後,參與這三個專案的團隊又將 BIM 技能帶入之後的專案。我們的 BIM 運用懂得如何快速並有序的發展」。Martin 對一個成功的實驗專案補充道,它幫助「選擇一個你和你的公司都已掌握的實驗專案,BIM 雖然對複雜專案非常有幫助,但這並不意味著你需要從那些專案著手」。實際上,在 Miller Hull 事務所的經歷中,即使選擇一個不那麼複雜的實驗專案依然可以提供大量機會去熟悉 BIM 和其運用過程。 優點: ・合適的專案,縱使是複雜度較低,仍有大量測試 BIM 的各種可能機會 ・對熟知的某一類型專案進行測試,將有助於為事務所最常遇到的專案類型訂定常態執行標準 缺點: ・「理想的實驗專案」少見而且間隔很長,但是若等待這樣專案的到來,可能反而會耽擱公司作業流程轉型     引用連結 | How to Adopt BIM: 3 Ways to Approach Your Firm’s Pilot Project 編譯整理 |

By | 七月 22nd, 2016|Sharing-ch|0 條評論

【粉絲強力推薦】醫用空間虛擬實境模擬研究平台

WeBIM為永齡基金會做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案子,嘗試使用各種新式VR虛擬實境裝置及技術、遊戲引擎互動設計技術來改善與解決「建築人不懂醫療、醫護人不懂建築;如何搭起醫護人與建築人的橋樑」這樣的問題,整合出高互動且擬真之解決方案。 在這個案子WeBIM設計了二個BIM客製平台: 「醫用空間虛擬實境模擬研究平台」與「WeBIM Sync-醫用模組」 WeBIM開發團隊整合了多種軟硬體裝置與技術,讓這兩平台呈現在一個涵蓋120度視角的5Kx2K高清VR裸視超大雙弧形曲面螢幕,並輔以搖桿操作方式(可客製更改為體感裝置),讓使用者有最佳的裸視虛擬包覆式感官和高互動使用體驗。 第一個「醫用空間虛擬實境模擬研究平台」,著重在讓看不懂2D建築圖說的醫病專家,完全在3D擬真、互動之中,去討論表達他們的使用需求。WeBIM利用BIM的概念,導入現行醫院設計的流程來開發平台,讓醫護人員能藉此平台與建築設計的人溝通,建立可行的應用模式,供未來醫院設計的團隊參考。 第二個「WeBIM Sync-醫用模組」,是為永齡基金會X-LAB客製化我們的WeBIM Sync的特殊模組,記錄每一個登錄進來的醫病專家的操作紀錄,將整個專業討論的議題儲存在雲端資料庫,讓異地的參與者都可以藉由此平台,針對建築設計進行討論與建議,包括醫療專家關心的各種醫療有關之行為動線、尋路系統、在同一視角上討論議題...等。 以上簡要說明WeBIM為永齡基金會將本案開發的內容及目標,已經整理成為一支簡短的結案成果說明影片,詳細的內容還請各位看官仔細、重複觀看這支影片,更能了解WeBIM、永齡基金會的工作内容、成果及努力!   感謝前來永齡X-LAB觀看與體驗的產/官/學朋友,您的寶貴意見與諮詢都將是我們 WeBIM 繼續努力的原動力。

By | 七月 12th, 2016|Sharing-ch|0 條評論

【資訊分享】科技再造-設計運算的逆襲

蘋果創辦人Steve Jobs曾說過:「我認為每個人都該學程式設計,因為那教你如何思考。」程式設計這個議題最近在台灣很夯,但不是每個人都有程式設計的能力。程式開發終究有其門檻,不是人人都可以精通,但程式設計的思維卻是每個人都能有的。拜科技進步所賜,在程式的浪潮下,設計運算更進一步的有了全新的詮釋。 近年來由於電腦輔助設計工具的成熟,降低了設計者直接編譯程式的門檻,只要你有程式設計邏輯,便可以直接透過相關軟體工具,進行更便捷的設計。在科技的進步下,使得原有的設計運算有了更進一步的破壞式創新,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看,現階段國外業界整合新思維下的設計運算模式吧!   引用連結 | 6 ways smart AEC firms are using computational design methods   在國外,越來越多的公司,例如HDR,NBBJ,Thornton Tomasetti。開始針對人才和教育訓練進行投入,以提昇公司的設計運算的能力。下面是設計運算應用的綜述: 1. 設計概念快速成型 當我們手邊有更好更快速的工具將我們的想法迅速展現出來時,我們可以不必受限於自身,發想更多的創意。隨著電腦廣泛的使用,目前使用電腦進行建築設計已成趨勢,透過電腦的快速計算與視覺化成果的特性,讓我們可以快速的將我們的建築概念進行視覺化的呈現,提供我們快速、方便地將設計概念轉變為設計模型。 2. 快速循環 過去建築設計的模式,要做頻繁的修正和更新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在設計運算概念下,一個設計可以透過電腦與軟體進行加速分析、設計、測試的循環,以持續做修正及調整。 3. 數據的儀表板 在數據已成重要資產的今天,若當數據是即時且可以隨時提供我們所需的特定數據,數據可以讓我們更深入的了解並掌控設計的細節。所以一個可讓我們隨時進行數據存取的儀表板就變得相當重要。在現今的環境下,大多數的公司多以Web為基礎,建設屬於公司內部獨特的儀表板。用以管控自身的數據,並加強對數據的管理與應用。 4. 自動化執行重複性工作 像命名檔案與計算在醫院平面圖步行距離等,對人類來說工作性質為重複性或是相對繁雜、無法直接快速的解決的工作,電腦輔助建築設計工具可用於在設計過程中,自動化執行這些性質重複性繁雜的工作。 藉由電腦輔助設計工具,HDR公司的設計團隊得以將草圖具象化成概略的參數畫模型,並反覆的修正來達成設計概念最佳化   5. 在現有的軟體平台下發展客製化外掛工具 需要一個還不存在於市場的工具嗎?沒問題。直接為自己量身打造一個適合的解決方案吧。在現今的軟體中,API已經成為一個必備的功能,軟體使用者可以透過基於軟體本身的API,編譯一個適合自身工作流程的外掛工具,來快速的將軟體導入公司工作流程。從一個最極端的例子來看Thornton Tomasetti的TTX數據庫,針對六套軟體(ETABS, Grasshopper, RAM Structural System, Revit, SAP 2000, Tekla)提供即時的讀取,寫入,和在同步功能。 6. 評估早期設計概念 能源分析,日照模擬,甚至成本和進度的影響評估-電腦輔助建築設計工具允許設計團隊在過程中更早地做出明智的決定。    

By | 七月 6th, 2016|Sharing-ch|0 條評論

【資訊分享】NBS 發布最新 BIM 調查報告

NBS 剛剛發佈了最新的也是第六年的國家 BIM 調查結果,發布的時間點早於今年 4/4 政府強制要求所有中央發包的公共工程必須要達到 BIM Level 2 的水準。2016 的調查則顯示出營建產業對於 BIM 仍持正向但尚未準備好的狀態。 2016 NBS 國家 BIM 調查顯示出營建產業目前導入 BIM 的比例從去年的 48% 大幅提升至 54%,其中超出五分之四的受訪者知道何謂 BIM 並預計在 2017 四月前導入,而高達 97% 的受訪者預期在五年內會導入 BIM。 在政府強力推動 BIM 的政策之下,約 73% 的受訪者認為專案營建資訊的未來是與 BIM 相關的,而 75% 也同意他們必須要導入 BIM 來取得執行公共部門專案的資格。然而在調查 BIM ready 的項目上, 41% 的人認為仍不夠瞭解相關導入 BIM 的相關細節以因應 BIM 的要求,28% 的人則覺得當談到 BIM 時,他們缺乏相關知識及技術以至於認為完全不了解 BIM。 57% 相信導入 BIM 將有助於分享無論是新建專案或是整建專案的整體規劃,從規劃構想一直到完工。除此之外,有 63% 的人同意 BIM 能有效針對專案全生命週期包括營建階段成本減少 1/3 的成本。 為了達成這樣的目標,此調查也建議需要在專案協同作業上更努力,並確保 BIM 不僅僅只是被用在設計階段而已。37% 的營建專業工作者自認在專案階段從頭到尾都有使用 BIM,但調查也同時指出只有 16% 最終有將模型移交給負責建築物的管理者。 另外有 65% 的受訪者同意 BIM 的標準化仍是不足的,整體來說有在採行並遵循表準的遠比導入 BIM 的使用者來得少得多。大多數的(70%)的 BIM 使用者認為會有越來越多的客戶將會堅持在專案內使用 BIM 技術,而有 64% 的人同意採行 BIM 技術讓他們更有競爭上的優勢。 在尚未導入 BIM 的調查中,55% 的人認為若不導入 BIM 終將被淘汰的擔憂,這之中有半數認為 BIM 在現階段仍然太貴而不考慮,和之前的調查相符,成本仍然是導入 BIM 的最大障礙。 NBS 的首席研究分析預測針對本次調查也下了一個結論,整體來說,政府強制要求在政府專案納入 BIM 的策略奏效,此一影響已慢慢擴及私人專案。 NBS National BIM Report 下載網址: https://www.thenbs.com/~/media/files/pdf/bim-report-2016.pdf?la=en     引用連結 | Modern Building Services - NBS publishes latest BIM survey 首圖來源 | NBS 網站 編譯整理 |

By | 五月 23rd, 2016|Sharing-ch|0 條評論

【資訊分享】漫談 BIM 及其他 - BIM 之於繪圖術

希臘時代亞里斯多德曾經說過:「建築的本質是由這樣的公式而決定的:一件可抵抗風、雨、熱所引起毀壞的遮蔽物。」;定義了建築物的本質就是人類遮風避雨的場所,也就是人們生活的容器。(科比意)建築養成教育裡面包含了物理環境、環境控制、材料、結構力學、人體尺度與空間設計等,無非是希望設計出來的建築物能夠提供人們舒適的環境空間。 所以建築師要把上述各面向的設計考量包含到自己的設計圖說當中,而在現在社會當中,建築師做建築設計而營造廠則是按圖施工,所以圖說是溝通整個營造團隊間思想的橋梁,是營建工程中的一種重要依據。 既然要與其他成員「溝通」,大家就要有相同的語彙,這樣才能正確的表達設計的意向,而將空間物體表現為平面圖形是守則就是圖學 ( Graphic Science ) ,也就是畫出的圖像具有正確且單一的反映所要表達的原形 ( True Feature ) ,不能有模棱兩可的空間。 而現在的營造工程不論在設計或施工上生產週期都被壓縮,而參與的團隊與專業也日益複雜,加上各種奇特造型的外觀與創新工法材料的引入;因為專業的分工與繪圖習慣的差異,所以越來越多的工程爭議往往都是在圖上的標示不清或者是衝突矛盾等。 在我們公司進行事務所 BIM 標準導入工作之時,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往往是CAD可以畫出這樣的圖或者表格,BIM 可以嗎?或者是我想要這樣標示為何做不到;當然在BIM的軟體中有很多設定可以使最後的產出接近 CAD 的圖說,不過在我們有3D的模型可以更清楚的描述一個構件的存在與接合方式,讓團隊更清楚的了解它與其他物件的關係之時,當我們擁有模型的資料庫,可以把資料作更詳實清楚的報表產出時,我們是否還需要死守過去數十年 CAD 時代下的繪圖規則與產出標準呢。 在分享的下文之中,作者從古希臘時代建築與圖學表現的關係,經過中世紀到現代繪圖、CAD 時代及 BIM 的作業帶來的得失等,有執行的比較與心得,BIM 的技術只會日益進步而有更多的用途,但 CAD 至今已經難有大幅度的演進與運用方向了,就好比當初的智慧手機問世一樣,很多工具用了就回不去了。 本文引用自:《建筑技艺》2015年第10期,感謝同尘设计授權轉載       BIM 技術在建築行業中的出現和發展,已經顯得越來越難以忽視。相比於嗤之以鼻的反感漠視或盲目衝動的妖魔化的技術崇拜,我們似乎應該保持更審慎和耐心的心態來接觸和審視它。下面,我們嘗試著將新興的 BIM 技術放回到漫長的建築學發展歷程中,看看能得到些什麼?     關於繪圖術   回溯到西元前 7 世紀,古希臘的建築師是用模型配合文字標籤的方式來闡釋設計意圖和建造要點的;到了西元前 5 世紀,也就是衛城的時代,建築師開始採用足尺的細部模型來推敲和規範建築裝飾的操作,但仍然罕有關於圖紙的記載;在此後的近兩千年裡,建築師更多以「寫作」的方式來交代設計。那時的建築先驅,如戴達羅斯(克諾索斯宮的創造者)、伊克蒂努斯(帕提農神廟的創造者),不僅要有卓越的藝術天賦,更須精通各類匠作工藝並熟悉材料。那些神廟建造的主持者定然是超人,鳳毛麟角甚至不世出,而建築設計也很難成為「行業」。 可以說,正是繪圖術的出現才催生了現代意義上的建築師行業。人類真正系統地以繪圖作為傳達、闡釋建築設計意圖的手段是從 16 世紀的人文時代開始的。一方面,如阿爾伯蒂、塞利奧、帕拉第奧等大師仍沿襲著維特魯威「十書」式的寫作;另一方面,伯魯乃列斯基將透視法科學化了,藝術家們終於得以通過圖紙來精確地推敲空間和形體的視覺呈現,而瓦薩里在佛羅倫斯創立的藝術設計學院則將系統的繪圖術普及開來,並藉此將建築學的思想層面從匠人的手工傳統中解放出來(圖 1)。 圖 1 聖彼得大教堂平面圖 — 米開朗基羅 繪圖術的解放來自它的抽象性,如果說透視法仍是在詳實地類比視覺扭曲過程的話,那麼更加抽象的「剖切–投影」圖在設計上的普遍應用則徹底地在思想層面上修建起了建築學與其他藝術門類在技術工藝以外的專業門檻,並通過這種經由圖紙編碼-解碼的神秘的「造物」過程,將建築學渡入「大藝術」的殿堂(圖 2)。 圖 2 剖切-投影過程 剖切-投影圖的典型圖式以平面圖、立面圖和剖面圖(立面圖是基於對地面的正剖切獲得的建築投影)為代表,這些至今仍作為我們的繪圖基礎。剖切-投影圖不僅是成果表達的圖式,更是 16 世紀以來執行設計推演的主要視圖介面(圖 3、4)。 圖 3 斯卡帕基於古堡博物館正投影執行設計 圖 4 萊特,丹納住宅平面圖,1900 由於今天的專業人士對這些視圖過於熟悉,以至於常常會忽略一個重要的事實:剖切圖和投影圖在真實視覺中原本都是不存在的。如平面圖是通過對牆體的水準剖切獲得的正投影,空間在水準向的佈置、尺寸及連通-隔斷關係等都得以清晰呈現 — 這其中,剖切的抽象性使人得以在同一介面上同時洞悉並處理所有房間的關係,而在真實的視覺世界中,只要一個人置身於一個房間,就不可能觀察全部其他房間的情形,即便飛身獲得鳥瞰的視角,也只能看到外部體量而喪失了內部空間感知(圖 5);與此同時,正投影則通過遮罩視覺中必然存在的透視扭曲效果,使得投影中所有幾何度量都得到只有觸覺才能獲得的精確、穩定的表達(圖 6)。 圖 5 建築經過剖切後可以獲得的全面、系統的空間關係感知 圖 6 薩伏伊別墅平面圖 這些視圖並不來自於對真實體驗的描摹,必須要圍繞著幾何學的空間想像以及分析、歸納的理性認知才能得以建立。一方面,這些理性圖式具備了某些符號的特徵,在應用中需要轉譯才能與人的體驗相接應,這種攜帶著神學色彩的解碼過程,極大地提升了建築學在思想領域的地位;另一方面,抽象圖式在將幾何層面的問題討論得更加透徹的同時,也使建築設計掙脫了原本必然糾纏的物質性討論,建築師從此開始漸漸與匠作疏離開來。 繪圖術之為「術」,不僅是製圖與表達的「技術」,從某種意義上更是決定設計方法的「學術」。基於不同繪圖術所執行的建築設計,所獲得的形式類型也必然不同。比如,文藝復興的建築群及單體內部閃出那條通敞的視廊軸線,是通過由連續透視線來實現空間表達的科學透視法推敲設計的必然結果,以透視法為起點是不可能獲得以影壁開始序列的中式庭院或放置屏風的中式空間的(圖 7、8)。 圖 7 雅典學院,基於透視的空間序列 圖 8 中國的影壁是空間序列的第一個要素 許多時候,與其說建築師是在選擇繪圖術,毋寧說是在選擇設計方法或建築類型。而對主投影視圖的選擇,則決定了建築師將更多的設計力量投放在哪裡 — 以立面圖作為主視圖的古典主義時代,在柱式應用和立面細部比例的匹配與推敲諸方面的卓越成就早已無須贅述;而現代主義在將平面圖選為第一介面的同時,也註定將設計專注於平面佈置,自由平面、流動空間應運而生,相應的,現代主義的「簡潔」則多存在於立面;路易士·康在金貝爾美術館中以剖面關係作為設計起點,在複雜剖面中引入莫測的光效果的同時,也順理成章地獲得了平面和立面上雙重的極簡形式(圖 9);正軸側圖由於實現了對平面和立面在同一介面上的同時呈現,不僅能引入更豐富的幾何資訊,也實現了設計在三度空間中的快捷檢視,為海杜克、埃森曼等許多致力於空間操作的大師所青睞(圖 10)。 圖 9 剖面圖控制了金貝爾美術館中最豐富的設計特徵 圖 10 菱形宮平面及正軸側圖,平立剖面與空間關係得以在同一計介面中推敲 繪圖術的意義尚遠不止於此,同樣出於剖切-投影圖在材料構造上的抽象性,建築師在同一圖式下才有機會將不同的物質性代入同一介面,這種類型學方法自19世紀以來一直催動著類型的歸納以及在同一類型下的多形式演繹。在理論領域,迪朗在《建築學教程》中將建築形式的投影抽象推向極致,並藉此將歷史上千差萬別的建築名作歸納為清晰、簡明的若干類(圖 11);而建築史家維特科威爾則用相同的方法將帕拉迪奧的上百個住宅收斂為十餘個平面原型(圖 12)。 圖 11 迪朗:《建築簡明教程》插圖,基於平面投影的極致抽象 圖 12 維特科威爾:帕拉迪奧的平面類型 在操作層面,柯布西耶的加歇別墅與特拉尼的法西斯宮儘管功能不同,外觀各異,卻都來自帕拉迪奧的住宅平面原型;而朗香教堂和拉圖雷特修道院的平面形式也與 12 世紀的豐塔納修道院如出一轍(圖 13)。 圖 13 中世紀修道院·拉圖雷特修道院·朗香教堂 繪圖術對建築學的影響遠不止於上述種種,本文意在討論 BIM 在現代繪圖術語境下的影響,故僅將後面有可能涉及的內容略作梳理,恕不多贅述。     現、當代繪圖術觀察   不同繪圖術在設計方向上的取捨,在不同的時代及不同大師們的手中固然能帶來不同的設計類型和形式風格,但倘若我們把目光投向「世俗」中的整個行業重新審視,其所「取」者,通常多關乎社會生產力,而其所「舍」者,帶來的恐怕就是行業頑疾。 如今的多數建築師仍基於 16 世紀以來的剖切-投影圖工作,同時沿襲著現代主義的傳統 — 主設計介面多預設為平面圖(規範的工程圖紙排序將總平面和平面圖放在整套圖紙前面)。關於這種繪圖術選型的優勢,前文已述,這裡我們主要審視其缺陷和盲點。 對於前文所提到的設計力量投放不均的問題:隨著行業規則的不斷豐富、完善,各類投影圖都有著明確的深度標準,從某種程度上均衡了分配在不同視圖介面上的設計力量;從管理上,技術分工的進一步細化讓許多從業團隊有機會分派不同的設計師分別執行平面和立面的設計,這也有效地通過團隊配合緩解了由主介面選擇所帶來的對其他介面的漠視。但問題也隨之而來 — 在各介面上分別執行的設計趨於離散,同一設計要素被繪製在不同的視圖中,甚至被不同的人分別設計,許多建築師對設計的推敲僅對特定的視圖負責,不同視圖間的對應關係通常僅能通過「對圖」來保障。隨著設計在各介面上的不斷推進、深化和修改,通過對圖或經驗來維繫的對應會越來越脆弱,「不交圈」的問題幾乎成為必然。 即便拋開「不交圈」的技術焦慮,分介面的操作也導致了對空間塑造的漠視 — 儘管空間被認為是現代建築的絕對核心。無論在平、立、剖任一介面中,我們都不可能直觀地獲得空間判斷,在分面投影中反映的空間形態僅由讀圖者在意識中拼合、還原而成,這是當代建築教育中如此強調「空間想像能力」的原因。換言之,在常規的設計介面中,根本就沒有提供直接針對空間檢視和推敲的視圖,而這種基於剖切-投影圖建立起來的圖紙體系,同樣也使空間成為設計審核、校對以及溝通的死角 — 對於全領域而言,我們無法想像僅憑空間想像來推進的設計能達到什麼樣的普遍深度和精度。當然,諸如 SketchUp 之類的軟體技術都在致力於彌補上述空白且確實行之有效,但這種空間製圖與標準設計製圖分離的狀況,仍無法避免前面所討論的由於視圖介面分離而導致的不交圈問題;從行業角度來看,在設計過程中加入空間建模環節也會導致工作量激增,與投影圖同步推進空間模型勢必導致週期延長,而分階段跟進空間模型則又使問題回到空間判斷與設計推進的分離。由此引發的問題不止出現在對空間效果的把握上,在空間關係稍複雜的設計中,諸如設備管線的佈置或材料構造的交接之類容易在空間中發生碰撞的錯誤,很難在標準的技術圖紙中獲得及時的糾錯,這些原本非常直觀和簡單的碰撞檢查,卻成為校對和審圖環節中最重要和核心的工作,並往往需要由經驗豐富的老將來完成。即便如此,仍有大量問題被推到施工現場才被發現。因此種種,許多建築師只好在設計成果中將空間體驗寄託於效果圖渲染所製造的「幻覺」;而面對工地上的管線碰撞,也不得不通過「降低吊頂」來逃離現場 — 這些都無異於飲鴆止渴。 上述問題都出在不同投影介面之間的關係上,但即便回到單一的剖切-投影介面中,我們仍然能看到類似的問題 — 這一問題恰是由剖切引起的。如前文所分析的,剖切的妙處在於它為建築師呈現了某些在平常的視覺體驗中無法呈現的關係,但在呈現之前,我們首先要對空間實施剖切,而剖切的位置不同,其所反映的關係可能也存在極大的差異 — 理論上,一張剖切圖只能闡釋空間中極窄、極薄的區段內的關係。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這並不是增加幾個剖切位置就能解決的問題:通過剖切反映既有空間的關係,與在選定的剖切介面上執行設計完全是兩回事。對於設計操作而言,一旦剖切位置以及由剖切所確定的初始關係被事先確定下來,建築師評估和推敲這些關係的思維層面也被鎖定了 — 因此,與其說建築師是在通過剖切圖來設計空間,不如說是在設計那張剖切圖本身。在這樣的設計介面中,被剖到的關係無疑能獲得精確和透徹的解決,但如果建築師企圖將這些解決貫徹於整個空間,那麼他就必須用這幅剖切圖來規範與剖切位置相連續的其他空間關係,並通過沿著垂直於剖切面的方向拉伸來生成空間(圖 14)。事實上,許多建築師是通過同化空間的生成方式來確立剖切圖的「代表性」的,而不盡如我們通常認為的,選擇有代表性的剖切位置來解決空間問題 — 這是宿命。 圖 14 巴西利卡剖透視圖,建築空間沿典型剖面拉伸而成 在這種模式下所獲得的空間都有很明顯的單向性,即空間在剖切面的方向上關係更加複雜、精巧,而在與之垂直的拉伸面上趨於簡單。對此,我們可以對比一下馬賽公寓戶型在兩個方向上的剖面(圖 15),而前文提到的金貝爾美術館則更加極致;但如果遇到如賴特的古根海姆美術館那樣沿環形螺旋展開的空間,剖切-投影圖所能反映的資訊就非常有限了,單向的剖切反而破壞了螺旋連續的空間特徵(圖 16)。 圖 15 馬賽公寓剖面圖,基於剖面的空間複雜性 圖 16 紐約古根海姆剖面圖,剖投影很難全面反映空間關係 有趣的是,這一問題在平面圖上的表現並不像在剖面圖中那麼明顯。為了抵抗重力,牆體通常在豎直方向上是平直連續的,而平面佈置由於不受重力限制往往更加自由,從古至今大多數建築的基本體量都可視為由平面向上拉伸而成的,這一點在砌築工藝中表現得最為顯著。但是隨著結構技術和材料科學的發展以及近百年來建築學領域在空間操作上的不懈拓展,建築空間越來越趨於擺脫平面解析關係而在真正的空間維度中尋求變化,如弗蘭克·蓋裡或紮哈·哈迪德的建築,甚至找不到有「代表性」的剖面圖和平面圖(圖 17、18)。 圖 17 古根海姆博物館剖面·立面圖 圖 18 紮哈的廣州大劇院平面、剖面圖 在理論層面,近年來諸如湧現理論和拓撲學等思想在建築學領域所受到的廣泛關注,也都不斷地挑戰著剖切平面在空間操作上的權威。至少,基於剖切-投影圖所建立起來的繪圖術體系,似乎已經不像之前的幾個世紀中那樣雄辯了。     CAD   立足於前文對繪圖術的追溯與觀察,我們不難發現如今中國建築設計領域通過以 CAD 為代表的電腦輔助製圖技術所執行的繪圖術操作,與 16 世紀以來建立的剖切-投影圖的製圖體系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這樣的結論聽起來不合情理,但建築學作為一門非常古老的學科,自古至今其實一直固守著非常穩定的學科核心,尤其對工具而言,出於建築學所固有的人文、藝術特性,比起那些科學技術含量更高的其他理學或工學領域來,工具所能帶來的根本性變革往往非常有限。 就像鋼筆取代鵝毛筆所帶來的便利,並不會從根本上改變寫作的方式一樣,當初針管筆取代了鴨嘴筆的時候 — 這一轉變其實發生在非常近的「當初」 — 建築師們也並沒有為此準備迎接一個全新的時代。因為從動作上看,手握針管筆的「現代」建築師,仍然非常明顯地與 16 世紀的人文主義者們執行著相同的操作。同樣以文學來類比,用電腦打字來執行寫作的文學家,究竟比他奮筆疾書的前輩們「進步」在哪裡呢?而即便存在這種「進步」,那恐怕也早在打字機發明之時就已經發生了。同理,我們恐怕也有必要仔細審視此前的資訊技術(IT)帶給建築學領域的改變。 總體而言,CAD 在製圖中的作用主要是其替代了手工繪製,而從圖學原理上則並無革新。有趣的是,中國現行的《房屋建築製圖統一標準》(目前的版本是 GB/T 50001-2001)在總則中就說明該標準是同時適用於電腦製圖和手工製圖兩種方式的,其圖紙尺寸與線寬組合的基本規定也完全是圍繞著手工出圖的邏輯來制定的。 那麼,CAD 的優越性體現在哪呢?首先,度量精准是基於電腦技術最直接的優勢。與手工製圖先確定比例尺再繪製的方式不同,CAD 的繪圖空間可以實現無限廣闊的真實尺寸,剖切-投影圖被以真實的尺寸繪製出來。一方面,這省卻了紙上繪圖過程中的資料換算,使尺寸的思考和確定更加直觀,避免了換算環節中可能出現的錯誤;另一方面,這也為更智慧的尺寸標注和出圖提供了前提。 從不同設計精度的表達方式來看:紙上繪圖由於比例的限定,需要在不同的比例尺下繪製不同尺度和精度的圖;而 CAD 的繪製空間不僅無限廣闊,而且可在螢幕中無限縮放檢視,這在理論上就完全支持設計者將設計進行無限深化。換言之,設計的表達精度不受圖紙幅面和線條密度的限制。 CAD 領先於手工繪圖的另一得天獨厚的優勢,是它在「複製」和「修改」兩種操作上的便捷。在手工製圖的時代,兩張圖紙無論有多少重複的內容,都需要分別完全繪製,而相同的技術設計(如節點詳圖)也不得不在不同方案中反復繪製。所以,在電腦製圖並不普及的年代,除依賴對《標準圖集》的索引外,還有通過直接索引「重複利用圖」來作為提高效率的權宜之計 — 這種索引至今仍寫在現行的《建築工程設計檔編制深度規定》中,但在實踐中早已絕跡了。基於電腦製圖,建築師可以很方便地將既有的成熟做法複製到新的設計中,把交接關係交代清楚並做出必要的調整。對於讀圖而言,能將各部分設計呈現於同一套圖紙,比起在圖紙索引下翻閱各種圖集,顯然更具優勢。而修改的便捷,則不僅直接解決了手工製圖中在墨線上改圖的麻煩,還讓有較高相似度的設計得以基於同一份圖紙修改而成。 從繪圖術的角度來看,上述優勢都只關乎「怎麼畫」的問題,而很少觸及到「畫什麼」。相較於手工製圖邏輯,CAD 對繪圖術最大的突破在於它可以支援基於「圖層」的繪製。當然這並不是電腦技術的首創,「圖層」的概念來自將繪製不同內容的透明膠片相疊加,從而將原本抽象和孤立的分析圖重新綜合起來。在設計領域中,圖層的方法曾廣泛應用於麥克哈格的景觀生態學中,並被形象地稱作「千層餅」。CAD 繪圖空間中的圖層避免了膠片疊加後在清晰度上的損失,可以成為名符其實的「千層餅」。建築師通過將不同邏輯的圖形繪製在不同的圖層上,使圖式獲得了多樣的分析性,並可在不同的意圖下自由地讓特定的圖層隱藏、顯現和疊加,而對線型、色彩的選擇又進一步豐富了分析的維度 — 這帶來了真正的繪圖術領域的變革,建築師由此獲得了前所未有的便捷的系統性分析視角。 CAD 的普遍應用,確實帶來了繪圖效率的提高以及修改、變更品質的改善,但是必須指出的是,由於目前行業中仍以列印或曬圖作為規範的出圖成果,這實質上將設計成果的輸出重新錨固在了 16 世紀的技術標準上。在「圖紙」上,不僅精確、即時的度量無法實現,最關鍵的是,有著變革意義的圖層資訊完全被放棄了。當然,這並不完全源自設計領域的內部選擇,很大程度上也出於配合施工階段照圖施工的技術習慣,這是整個行業鏈條帶來的問題。比起材料科學、施工技術的更新頻度,設計領域的技術演進顯得異常微弱和遲緩,這更讓圖層方法的引入顯得彌足珍貴。 當前建築師對圖層的應用,早已放棄了其作為成果輸出的可能性,轉而將其作為團隊內部技術管理的環節,多用圖層來實現對設計要素和圖則要素的分類管理。由於行業標準對圖層功能的漠視,圖層在分析、表達上的巨大潛力一直未能得到充分的開發。這是非常可惜的事。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既然 CAD 在繪圖術上帶來的實質性變革有限,那麼是什麼讓我們在手工製圖與電腦製圖之間感受到如此巨大的差異呢?是動作。儘管 CAD 製圖與手工製圖輸出了相似的圖紙成果,但前者通過滑鼠和鍵盤的敲擊實現,後者則以手執筆完成 — 這是為什麼同樣作為工具革新,針管筆取代鴨嘴筆時我們幾乎感覺不到改變。 改變技術動作給建築師帶來的影響絕不僅在製圖途徑方面。 首先,手的靈活度遠遠超過滑鼠,這讓手工製圖更適合推敲和表現自由、微妙的形式變化;而在繪製直線、圓等規則、理性的幾何形時,則必須借助工具。比較而言,CAD 的製圖邏輯剛好相反,越規則和理性的圖形,就越匹配電腦的參數邏輯,也就能越快捷地被繪製出來,而對於缺乏參數控制的自由形,CAD 的「樣條曲線」功能不僅在繪製上捉襟見肘(很多時候是以描圖的方式完成的),在推敲和調整時就更顯笨拙。好在,現代主義美學為當今的建築定下了相對簡潔的基調,而工業傳統又給建築技術提供了相對標準化的材料及工藝範式,所以CAD在繪製自由形上的短板並沒有在今天帶來行業性的困擾 — 試想同樣的短板如果放在文藝復興或新古典主義時期將帶來的災難性後果吧(圖 19)!反過來,這種製圖上的偏好又反過來進一步加強了當代建築師的形式選擇。 圖 19 古典細部圖 更微妙的變化是,美術基礎在建築學素養中所占的比重漸漸弱化了,當然出於美學養成的美術訓練尚在,但從繪圖術的角度出發,美術作為一項來自身體訓練的技藝,已經逐漸被通過敲擊鍵盤實現的電腦控制所取代。在手繪圖時代,建築師所選擇的形式類型與其擅長繪製的圖形息息相關,而一旦肢體習慣退出形式操作,建築師在形式選擇的自發機制上出現了空白,建築師就開始越來越依賴於視覺,形式選擇變得更加多樣和隨意,這是當今建築設計形式表達繁冗過盛的潛在誘因之一。 這種形式表達多樣化的傾向,似乎又與前面討論過的由電腦製圖特徵導致的形式偏好相矛盾 — 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問題,拋開古典主義的控制線不談,近在19世紀末,路易士·沙利文就通過「無機」的幾何演算來生成「有機」的自然圖形,希望由此追尋自然形式的理性原則,這裡已經蘊涵了典型的「參數化」思想(圖 20)。在沙利文的時代,這種做法充滿哲學意味,但在電腦製圖的時代,參數化不僅彌補了電腦製圖的短板,還在有理化的同時極大地拓寬了形式類型。 圖 20 沙利文用純幾何形推演的自然形式,已經有了參數化的味道 此外,對於手工製圖退出後所出現的形式機制的空白,儘管喪失了身體動作的感性記憶,敲擊鍵盤的動作卻更匹配理性的邏輯運作,我們驚喜地發現,電腦操作的動作與參數化的資料登錄更加匹配。遺憾的是,直到今天,許多建築師手中的電腦圖形仍然更多是基於用滑鼠類比肢體動作來實現的,這才是電腦製圖中形式困境的真正根源。     BIM 帶來了什麼   終於談到 BIM 了,這是一個過新的話題,儘管闡釋 BIM 的人傾向於將其追溯得遠些,但形成今天意義的 BIM 概念卻是非常新近的事。在建築學這樣古老的學科體系裡,這不過十數年的新事物甚至無從判定價值,所以,我們恐怕要追溯得比遠些更遠些才行。 重新審視「BIM」的意義:B-Building;I-Information;M-Modling。其中,「建築」是範疇定義,無須多言;而「資訊」與「模型」兩個核心概念,居然回到了古希臘時代的在建築模型上添加標籤資訊的古老模式。這是一個令人驚喜的發現,我們也許並沒有迎來一個劃時代的新事物,倒是回歸了比文藝復興還遠為古老的方法 — 這樣一來,我們反倒可以參詳,BIM 可能為我們帶來什麼。 1. 直觀性 由於建築設計是計畫還未建造的房子,所以籌畫者(建築師)總要借由某些在眼前可見之物來幫助推敲。從這一點出發,那「眼前之物」一定是趨於直觀的,會盡可能逼近最終預期的成果 — 這正是模型的妙處。 BIM 在設計介面上對模型的回歸,在某種程度上幫建築師尋回了久違的直觀性。當然這絕不是「退步」,如前文所討論的,16 世紀以來的繪圖術借由抽象的圖形解碼機制,説明建築師在同一張圖紙上呈現和推敲更多的資訊,但恰恰是其抽象性,讓圖紙成果與建成成果在認知上漸行漸遠;而 BIM [...]

By | 五月 19th, 2016|Sharing-ch|1 條評論

【資訊分享】VR 與 AR 即將徹底改變我們看待建築的方式

現在是時候開始準備了。     新的軟硬體技術平台不斷湧現,而這個擬真的展示技術正在興起,它被稱為虛擬實境 (Virtual Reality, VR)。可單獨藉由感應器手勢溝通,或透過視訊鏡頭以動態捕捉手勢來輸入設計資訊。綜觀來看,這項工具能夠讓設計人員全面沉浸在視覺化的三維擬真空間之中,而在這當中,可透過手勢或身體的動態捕捉,以直覺的方式進行建築設計工作。這對建築實務將會產生巨大的影響。 首先,這就表示我們需要創造出新的介面,並重新定義工作流程。電腦與滑鼠在設計流程之中將不再如此重要了。再來,最重要的是,在我看來,設計師的雙手將會在這些擴增實境 (Augmented Reality, AR) 或是 VR 互動平台之中,有更多的數位化方式的操控。 儘管藉由 VR 虛擬實境優點來提升建築設計實踐是相對容易想像的,但是結合這些 3D 沉浸式虛擬環境,用我們的手勢來進行設計是有點難以設想。然而,這幾樣新的工具,例如複合式的穿戴式感應器,或是簡單的平板電腦螢幕,能捕捉手勢來輸入設計資訊。透過這種方式,就類似像是雕刻家一般,在空間中透過新的手勢控制、雕塑建築設計工作。     在設計過程之中 新的工作流程 如何將這些想法應用在實際工作之中呢?一般認為改變設計流程,幫助客戶團隊能夠以視覺化的方式來檢視工程專案。以下是 CarrierJohnson + CULTURE 設計公司的軟硬體應用方式以及流程:     虛擬環境 (Virtual Environments) 為了在擬真的虛擬空間中執行,使用者可以充分利用一些軟硬體設備平台。使用頭戴式顯示器 (HMD),例如說 Oculus Rift DK2,可能提供給設計師體驗到全面的設計方式。而在對應的應用程式方面,它對於採用 VR 技術的設計師來說,是為能否輕鬆地置入於虛擬內容之中,而無需再經由其他軟體流程的關鍵。為此使用的遊戲開發平台,例如 Unreal 及 Unity 這類優先選擇用於 VR 的遊戲引擎來說,往往會額外增加開發的工作,而導致 HMD / VR 環境並不利於作為設計工具。不過,為減輕專案設計者們的擔憂,可以透過現成的平台如 Fuzor 和 IrisVR 來加速打造出 VR 環境。 在我們的經驗中,使用 Oculus Rift DK2 可藉由這兩種 VR 平台,提供給設計者將 3D 幾何的表面紋理貼圖快速轉換成「可行走」的操作體驗。建築師與設計人員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來體驗沉浸在 1:1 環境之中的空間設計品質,能夠驗證及決定設計方案。該平台也能建立多個設計專案,可以直接在虛擬環境之中就地修改;天然與人工照明條件及家具佈局等功能,重要的是也有一些功能可在 VR 環境之中修改。 這些虛擬模型往往意味著要在設計過程之中使用;但事實上,這類模型通常更側重於給予設計人員能自由在模型空間中穿梭移動。藉由連結 Xbox 360 遊戲手把來控制位置與視點,以驗證各種設計觀點。這樣的話,模型通常只需呈現簡單的色調或材料後渲染使用即可。     實感 VR (Photorealistic VR) 透過類似的方式,這也是為了方便對客戶簡報及說明,創造出身歷其境的虛擬環境。在這種情況之下,通常是為了實感,而對該專案進行高品質的渲染工作。為了執行渲染工作,我們使用現有的方法與技術,渲染出球形的環景圖,並同步至 iOS / Android 的 "RoundMe" App 之中。App 可以允許專案團隊使用 Google Cardboard VR 顯示器,搭配智慧型手機,能夠創造出相當真實的虛擬環境。 除了使用 Google Cardboard VR 顯示器搭配 RoundMe App 以外,建築師也能透過 "Google Photosphere" App 或其他的 360 環景照片 Apps 來創造建築工地的環景圖片,分享給顧問、承包商及客戶。這些環景圖片能夠讓沒辦法到現場的專案參與者以逼真的方式體驗。     擴增環境 (Augmented Conditions) 像是 Google Cardboard 之類的 VR 顯示器能應用於彌補我們對於設計理解的差距,但不是唯一的技術選項。利用 AR 技術可以結合智慧型手機的感測器,能在手機軟體中進行定位,並發佈正確的地理資訊到網路中,而在 AR 軟體之中進行瀏覽。這樣的功能可讓設計人員透過手機或平板電腦等設備的螢幕中,看到虛擬化的資訊與真實世界的內容。 當我們利用 AR 技術,針對各專案的早期選址與概念設計階段進行視覺化設計,我們也可以利用手機或平板電腦中的 BIM 軟體開啟 BIM 模型套疊至現場,進行協調整合工作。這些工具有助於促進協調和現場衝突的解決,我們發現,能夠設計審查和招投標過程中嵌入在圖中的 3D 資訊也很有幫助。透過觸發例如 QR Code 的條碼後,AR 技術得以進入到圖紙集之中。AR 軟體允許建築師標註具體的圖紙,以及詳細資訊。以利承包商可以看到具體圖紙與細節,並擴展 3D 模型。選擇性的複製及發布具體 3D 的細節,可令承包商及分包商對設計內容更加理解,可促進工程現場問題的協調和解決。     手勢控制 (Gestural Control) 在相同的前提之下,建築師必需要能夠以 1:1 比例來進行繪製。在 CarrierJohnson + CULTURE 公司的設計技術組中,我們不斷的在嘗試各種輸入的方法。這些工具允許設計者們能更充分地參與設計工作。然而事實證明近年以來,以數位方式雕塑建築模型比傳統方式還要快速。 致力於設計專案的工作者則無需透過鍵盤或滑鼠輸入指令,我們評估了各式動態捕捉工具,例如微軟 (Microsoft) 的 Kinect,以及 Leap Motion 這樣的手勢輸入技術。這類的產品能夠在設計流程之中,藉由用戶的雙手,在不同的軟體平台上創造出虛擬互動的效果。透過這類型的感應器,在 Leap Motion 與應用程式如 Gamewave 之中,我們能夠定義手勢的動作與常用的工具對接起來。 這些手勢動作的新工作流程允許設計師在軟體及物件之間發揮新穎的互動力及創造力。軟體的外掛如 Rhino 3D 的 Firefly 及 SketchUp 的 Gamewave 提供我們能靈活創造客製化的定義與 Ruby 腳本,在設計軟體之中透過用戶的雙手與手指同時操縱 Ruby 腳本的幾何輸入與控制鏡頭,相較於傳統的滑鼠 / 鍵盤輸入,能夠更加直覺與互動力。     未來將會是什麼樣 雖然 VR 相關的技術已經存在了將近 40 年,但廣泛運用於 AEC 產業之間就是一種比較新的情況。在 CarrierJohnson + CULTURE 公司中,我們找到了不同級別的技術成功應用,並整合到現有的流程中,進而建立新的方法。我們已經能夠在辦公室中,利用一些 VR 與 AR 技術來應用於某些專案的設計和施工流程。例如因應客戶需求,在專案實際施工執行以前,將 BIM 模型全面轉換並應用於虛擬化施工模擬。運用專案的建築資訊模型,我們不僅能夠透過現有的 VR 和 AR 技術協調建築設計和系統,並可與客戶分享而提升更多的理解。繼續應用這些技術於後續的施工階段,亦即和分包商之間的虛擬協調,以及真實世界擴增 / 虛擬模型疊加比對現場設計變更,允許專案進度提前以減少現場衝突的數量、釋疑 (RFI),以及專案的變化。 然而,仍有一些障礙必須克服。每個使用者都必須在他們桌前戴上 VR 頭戴式顯示器,不僅要依賴 3D 模型與各式軟體平台,硬體方面也要為使用者準確蒐集所在位置、方向、視角等數據以建立一個擬真的虛擬體驗。 當數據成功地令使用者沉浸在虛擬現實環境之中,使用者本身無法與物理環境相互作用。為了在 VR 環境中使空間狀況被執行更動,控制建模的輸入方式是必要的。這丟出一個問題給使用者,誰想要在一個更深層的虛擬環境之中互動,而不僅只是簡單的檢視和移動而已,也就是說,操縱物件和空間本身。頭戴式顯示器開發者把目前開發的數種輸入方法提供到使用者的手中,而我們的設計技術團隊已經探索過先前所說,各種建立擬真建模環境的方法。 至於其他的挑戰方面,我們面對著採用這些技術融入到更一致的工作流程骨幹,從一個缺乏硬體本地化支援橫跨各設計實務平台。這允許使用者的雙手在空間中得以實質上控制特定的建模函式。這種新的方法使得使用者不僅僅可以透過創造以前所學過的塑模,還能在身歷其境的環境之中,體驗到修飾過後的成果。這個工作流程就是一個近似於沉浸式建模環境的未來發展。 這些障礙相當重要,但以目前的狀況來看尚還無法克服。所以我們需要重新思考一個方法。自從文藝復興以來,製圖與建模的技術持續的演變與進步,但其主要的目的都是讓人類理解、表示與溝通建築理念。到了現今 21 世紀,VR 的技術與其手勢溝通方法成為了一項新興的圖學,從文藝復興時期開始, 19 世紀(描繪幾何)、20 世紀初(軸測投影)到 20 世紀後期(統一圖示符號)。如今,VR 已成為了一種資料庫與圖學結合的全新產物。 透過這篇文章,我們了解建築表現法從手筆製圖到電腦虛擬建模的演變,我們可以斷定,在日益進步的虛擬空間中,建築設計的代表性工具將產生重大變革。         引用連結 | 4 Ways Virtual and Augmented Reality Will Revolutionize the Way We Practice Architecture 首圖來源 | ArchDaily 網站 編譯整理 |

By | 四月 1st, 2016|Sharing-ch|0 條評論

【資訊分享】建築師的好幫手:五款性能分析軟體隨您挑

記得去年中有一則新聞是「深圳圖書館打造全新玻璃帷幕,看起來雖然氣派,但夏天太陽直射,室內外一樣熱,讓來唸書的民眾不得不撐傘遮太陽,也形成圖書館內一片傘海的另類現象!」在建築物造型與可用材質日益複雜的情況下,建築師在兼顧採光、節能與成本之下,往往很難周全。 建築性能分析或綠建築相關軟體就日益的重要,從早先的 Ecotect Analysis, EcoDesigner 等,中間有 Project Vasari,或者是 BIM 建模軟體自帶的分析軟體等。而這類軟體的問題往往出在能源分析軟體的建模功能不強,(如 Ecotect 也可以建立簡單的量體,但是效率不如 BIM 建模軟體或者是 Rhino 之效率),而 BIM 建模軟體的分析功能往往是附帶的。所以兩種軟體間資訊的拋轉就是不可少的,通常是使用 gbxml 之格式來轉換模型進行分析日照或氣流,但是如果要進一步的分析,往往要加上材料物理性質與空間性能等資訊才能續行一些室內的分析。而量體設計的變更是家常便飯,所以往往會在這類資訊轉換上耗費相當多的人時。而物理環境的模擬與運算也是相當複雜而耗費時間的,筆者記得大學時曾見老師串連研究室裡的電腦做大屯山區水文分析跑了整整一個禮拜,當然現在的電腦效能不可同日而語,但是建物外觀也是日益複雜,所以分析起來還是要相當的時間。本文從簡中翻成繁中有依據台灣業界用語潤稿,請大家接著閱讀本文。 本文引用自:建筑师的好帮手:5 款性能分析随你挑(譯者:建筑性能分析与创新设计)       新一代的模擬工具已將建築性能模擬的控制權從長期掌控的工程師和能源顧問手中傳遞給了建築師。美國建築師聯合會 (AIA) 的能耗模擬實踐指南 (Energy Modeling Practice Guide) 中提到「考慮到建築師擁有整合流程、空間及建築系統上的專業知識」,建築師才是領導能源模擬團隊的最適合人選。在建築設計的早期,如果能預測建築建成後的運行性能,將為設計團隊優化設計提供可能,並可使其了解哪些決策可能對碳足跡有重要影響。通常情況下,那些能實時反饋建築設計變更和具備對比變更前後結果的工具,更適合於概念和原理設計階段。而在設計後期階段,建築方案進一步明確,精細計算則更為重要。過去尋求性能分析軟體時,設計師必須為了精度而犧牲易用性。像 DOE-2.2 和 EnergyPlus 等高端模擬計算核心,要求詳細的建築細節也消耗了大量的時間,而這兩者在設計的早期階段是很難達到的。鑑於上面提到的這些限制後,不少軟體公司開發了與目前 BIM 軟體幾乎無縫對接的工具和插件,來方便對建築性能及早和經常性的檢查。也許下一個項目,就可以考慮嘗試以下這五款軟體。   Vabi Apps Vabi Software 類型:Revit plug-in 價格:$9.99 - $29.99 / 月 Vabi Software 旗下有一系列的 Apps 可分別對工程專案的環境、經濟性以及性能進行計算以及視覺化的分析表達。例如「熱舒適優化」(Thermal Comfort Optimizer) 可以計算建築中每一房間的理想的冷熱條件,而「日光利用率評估」(Daylight Ratio Evaluator) 能用來算出建築空間所能接受到的自然光,並且將無法滿足要求的房間亮顯提示。即將推出的能耗評價功能則用來估測專案的每月或每年所需的能耗及其花費。 鑑於上述這些分析工具都是基於同一個操作界面的,因此通過 Vabi 來​​獲得某個工程專案,包含各項分析指標的匯總表是很便捷的。當然 Vabi Apps 還沒辦法做到像其他某些軟體那樣的包含更多的分析細節,因為 Vabi Apps 還是優先考慮價格實惠以及使用者的易操作性。     Green Building Studio Autodesk 類型:Autodesk Revit / 其他可匯出 gbXML 格式的軟體 價格:參照 Autodesk Subscription Program Green Building Studio (GBS) 可作為一款基於雲端服務的獨立軟體,或作為 Revit 軟體的能量分析外掛程式工具。它所採用的是 DOE-2.2 分析核心,可以提供非常詳盡的分析。同時作為一款基於雲端的工具,其可在 Autodesk 伺服器上快速運算。 通常來說,DOE-2.2 分析核心需要提供對建築外殼和機電系統非常詳盡的資訊才可進行運算。然而可喜的是,Green Building Studio 依據 ASHRAE 標準預設了很多建築外殼和機電系統參數。這樣做就能夠把建築師解放出來,讓建築師得以更多的關注那些對建築整體能耗產生決定性影響的設計因素,而不被這些技術細節所困擾。 除了計算建築能耗、用電量以及每年的碳排放量,GBS 還能評估建築物的能源之星 (Energy-Star) 評分以及建築物在美國綠色建築委員會發佈的 LEED 評價系統中關於玻璃性能及和用水效率部分的得分點,甚至包括太陽能的利用潛力。 然而基於雲端服務的計算方法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分析結果通過報告的形式呈現出來,而不是在模型中直接呈現。不過,GBS 報告顯示工具可以將模擬結果進行對比。     Sefaira Architecture Trimble 作業平台:Autodesk Revit / Trimble SketchUp Sefaira 借助於 Sefaira Architecture 程式,提供了一種建築與性能的互動式回饋。Sefaira 可計算採光係數、能耗強度、能源使用量等指標並這些指標顯示在一個即時面板上。 整合到顯示面板裡面的構件性能表格可以很方便的獲取,同時提供了建築不同部分的深度分析,比如牆體、窗戶、會影響總體的冷熱負荷。採光視覺化工具可以顯示建築自然採光的分佈情況。類似的,直接日光分模組可以量化地顯示每個房間接受直射日光程度。這個指標在很多認證系統中都有體現,例如澳大利亞的 SEPP65 系統和英國很流行的 BREEAM 系統。 Sefaira 網頁版 App 採用 EnergyPlus 核心進行雲端處理和模型計算。在對比不同設計方案的變化時,Sefaira 網頁版 App 提供了一個更快速更有深度的建築模型的分析結果。     OpenStudio 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Laboratory 作業平台:Trimble SketchUp 價格:Free Openstudio 是一個基於 EnergyPlus 核心的視覺化介面友好開發的開源軟體。Openstudio 可以單獨安裝也可以作為SketchUp 的外掛程式運行。Openstudio 同時也是一款支援文本讀寫的控制程式。SketchUp 外掛程式用來生成 EnergyPlus 模擬需要的建築模型。在建築模型生成之後,使用者可以使用 Openstudio Application 來創建圍護結構、熱工分區和空調系統等。完成上述步驟後,使用者還可以借助參數化分析工具 (ParametricAnalysis Tool) 採用拖曳的方式來計算不同的設置,並且計算全生命週期的運行成本。 由於 Openstudio 是開源軟體,它缺少像商務軟體那樣詳細的技術支援和相關幫助檔。Openstudio 與目前的 SketchUp 模型協同上還有些問題。需要按照 Openstudio 的 SketchUp 外掛程式的規則和相關要求建模。然而,分析結果中的資料是很廣泛的,而 PAT 可以快遞便捷地對比這些不同設置。     IES-VE Integrated Environmental Solutions 作業平台:Autodesk Revit / Trimble SketchUp / Vectorworks / 其他可以輸出 gbXML 格式檔的軟體 價格:Free 整合環境解決方案 (IES) 基於 Apache 模擬引擎提供了一系列能耗模擬工具。其中 IES-VE 軟體主要導向工程師和專業模擬人員,而 IES-VE for Architects 則是在此基礎上開發針對建築師的產品。建築師可以通過 Revit, SketchUp 或Vectorworks 等平台上的外掛程式,將他們的模型導入 IES-VE,從而進行用水量、自然採光、遮陽、能耗及冷熱負荷等方面的模擬。模擬結果由表格及圖表展現。 此軟體可以對建築進行全方位的分析,但是不如其他軟體那樣容易使用,同時它在量體設計階段也不能即時回饋分析資訊。此外,由於 IES 是家蘇格蘭公司,儘管軟體可以計算 LEED 得分,但軟體參照的標準也都是歐洲的。   上面提供的五款軟體目前都是基於 SketchUp 或 Revit 平台,比如 Sefaira, IES-VE 同時支持 SketchUp 和 Revit。由此可見,各大軟體廠家都鎖定了大家最常用的軟體。 目前模擬分析軟體的發展趨勢都是儘量能把用戶端做的簡單,把巨大的計算量通過雲端服務來完成,然後把結果回饋給用戶,比如 Green Building Studio 和 Sefaira。     引用連結 | 建筑师的好帮手:5 款性能分析随你挑、Five Digital Tools for Architects to Test Building Performance 首圖來源 | Asia Green Buildings 網站 編譯整理 |

By | 三月 23rd, 2016|Sharing-ch|0 條評論

【國際消息】建築界最高榮譽,2016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公佈!

「我的建築哲學?就是把群眾帶進來參與建造過程!」- Alejandro Aravena 以往於 3 月揭曉的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今年再度「一反常態」地選擇提早 2 個月公布新得主。這項建築界至高無上的榮耀,今年頒給了來自智利的建築師 ─ Alejandro Aravena。 Alejandro Aravena 不僅是智利首位普立茲克得主,也是繼 Luis Barragán(1980)、Oscar Niemeyer(1988)、Paulo Mendes da Rocha(2006)後,成為第四位躋身普立茲克之列的拉丁美洲建築師;由於他同時是 2016 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之策展人,所以今年獎項提早宣布的意味也就不言可喻。 現年 48 歲的 Alejandro Aravena 是智利第一位榮獲普立茲克獎的建築師,出生於智利首都聖地牙哥,並畢業自當地第一學府智利天主教大學(Pontificia 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亦曾任教於哈佛設計研究院,以及出版過多部建築專著。有趣的是他也曾是 2009-2015 普立茲克獎的評審團之一,並在智利、美國、墨西哥、中國與瑞士設計過大型的私人、公共與教育建築作品。雖然在年齡及知名作品數,與眾多大師當年獲普立茲克獎時的資歷相比實有一小段落差,不過也因為如此,Aravena 獨到的建築特色與理念才能特別備受評審團青睞: 「Alejandro Aravena 引領著能夠全面理解建造環境的新一代建築師,並清晰地展現了自己融合社會責任、經濟需求、居住環境和城市設計的能力。很少有人能像他一樣,將人們對建築實踐需求上升到對藝術追求的高度,同時應對當今社會和經濟挑戰。」 從坂茂、弗雷‧奧托(Frei Otto)… 細數近年獲頒的普立茲克得主不難發現,著重於人道關懷與社會責任,已然成為現代建築所追求的趨勢。Aravena 對於利用改善都會居住環境的手法來訴求全球居住危機的議題上不遺餘力。同時,他以藝術熱情來提昇建築實踐,並符合現今社會與經濟議題的挑戰也是今年普立茲克獎評審團對於他的高度評價之一。而 Aravena 尤以母校的多座建築項目深獲關注:包括智利天主教大學中的數學學院、醫學院、建築學院、連體塔樓及落成不久的 UC 創新中心(Innovation Center UC - Anacleto Angelini)。 圖片來源 |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ce 網站 圖片來源 |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ce 網站 Mathematics School, 1999, 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 Santiago, Chile   圖片來源 |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ce 網站 圖片來源 |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ce 網站 Siamese Towers, 2005, San Joaquín Campus, 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 Santiago, Chile, University classrooms and offices   圖片來源 |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ce 網站 圖片來源 |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ce 網站 UC Innovation Center – Anacleto Angelini, 2014, San Joaquín Campus, Universidad Católica de Chile, Santiago, Chile   然而真正使 Aravena 脫穎而出的,則是他在社會住宅上的實踐。除了深諳材料和施工技巧的運用與搭配,自 2001 年成立「ELEMENTAL」工作室開始,他與團隊們便持續朝著社會目標邁進;他們打造了超過 2500 戶低收入社會住宅單元,每一個階段都務求直接參與,來為居民、環境及社會爭取最大的可行性。所以與其說是「智庫」(Think Tank),他倒是稱自己的團隊為「行動庫」(Do Tank),一個有著源源不絕的解決方案與行動力之群體。 圖片來源 |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ce 網站 Quinta Monroy Housing, 2004, Iquique, Chile   2016 年普立茲克授獎典禮將於 4 月在聯合國總部大樓舉行。在由 Oscar Niemeyer 等人設計、這座象徵「沒有戰爭的未來」之建築內授予最大榮耀,也代表著對 Alejandro Aravena 關懷社會的肯定。   影片來源 | ArchDaily Youtube Channel   影片來源 | TED Youtube Channel     相關連結 | 2016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Official Website、欣建築、MOT/TIMES線上誌、ArchDaily 首圖來源 |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ce 網站 編輯整理 |

By | 一月 19th, 2016|News-ch, Sharing-ch|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