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中(2016.6),麥肯錫國際研究院發佈文章《想像營建產業資訊化的未來》(Imagining construction’s digital future),認為建築業需要變革,並認為瓦解的時間已經來到。

本文談到目前大型工程的進度落後與不斷追加的情況,營建產業生產持續地在下降,相關企業的獲利持續下滑,這在台灣也是正在上演中,特殊的造型、複雜的介面、新的工法等還有最低標與不斷壓縮的作業時程等,這幾年來從高雄世運主場館、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台中歌劇院到台北藝術中心,指標的公共工程承包商輕則虧損幾億脫身,重則公司倒閉清算,可見傳統的營造模式已經面臨很大的挑戰而需要創新與變革。

目前的建築業面臨著崩解的危機,各種大型專案進度延遲 20% 以上,專案追加更是達到 80% 以上(見圖1所示),自 20 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建築業實質生產效率下探(見圖2所示),承包商的利潤一直偏低且不穩定。



圖1 專案超投資和進度情況



圖2 建築業生產效率變化(德國和英國)

然而,建築行業在應用技術和管理創新上一向十分緩慢,此外也持續挑戰著這產業的基礎。例如,專案策劃過程中現場和設計工作協同程度不夠,常常紙上談兵。承包商沒有被激勵進行風險分擔和創新,績效管理不合適,供應鏈實踐也不精細,產業不歡迎新的數位技術,即使是長期回報顯著也不願意投資見圖3)。研發費用投入大大低於其他行業,僅僅投入不足收入的1%,而汽車和航空領域則為 3.5% 到 4.5%。資訊技術的投資也相同,即使資訊為了這個產業開發了很多的軟體解決方案,但此項的支出依舊佔不到營建收入的 1%。



圖3 建築業及其他行業的資訊應用對比

隨著專案的複雜性和規模日益提高,這一問題更富挑戰性。環境敏感性需求的提高意味著傳統模式必須變革,富有經驗的勞工和管理人員的短缺會更加惡化,這些都是很嚴重的問題,應此必須採用新的思維方式和工作方式。傳統的觀點認為,建築業必須採用漸進式改進,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很多人認為項目具有一次性,不可能大規模採用新理念,擁抱新技術不切實際。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估計到 2030 年將有 57 萬億美金投資在基礎設施上,以跟上全球GDP的成長,這會大規模刺激一些公司投入新的技術和改進工作流程來提高生產效率和專案交付。在此報告中,我們認為在接下來的 5 年中,有 5 種方式可以改變建築業。

(未完待續…)

 

引用連結 | Imagining construction’s digital future

編譯整理 | 羅嘉祥(Layton L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