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小包、營造廠、建築師、建設開發商、政府、教育單位,2017 年的日本,這些 AEC 單位,展開 BIM 技術的導入、深化應用,充斥著積極與消極作為的極大差別,觀望中又帶有期許、抗拒中又有點接受。據作者近來的觀察,日本這些單位 BIM 技術導入的程度,較貼切的形容是「下行上效」(基層影響高層)、「冷天戴手套」(保守),確實是回不去的浪潮中,站在浪頭上與沉潛水下的距離已經是越拉越遠了。

【日本各界 BIM 現況發展】
衛武資訊首次跨海到日本進行演講、互動、拜訪過程中,感受到 AEC 產業環境,各界的 BIM 導入現況是:
 ◆ 積極欲以 BIM 解決工程問題的專業小包。
 ◆ 擁有超強專案管理與施工檢討的營造廠,對 BIM 的需求仍保持抗拒與觀望。
 ◆ BIM 使用率兩極化的建築師。
 ◆ 情報齊全且已在積極準備的建設開發公司。
 ◆ 眼光遠大作育英才的技術學校,開始進行BIM的使用教學。
 ◆ 未有動作的政府。
日本 AEC 產業鏈,少數單位、企業 BIM 技術已經走的非常前面,但絕大多數卻依舊裹足不前,與台灣一樣的,如何以 BIM 做串聯,如何破除保守,在觀念的轉換與接受程度恐怕未來還有段路要走。

【日本怎麼執行 BIM】
另外日本與台灣 BIM 發展的不同是「軟體」與「人力」。
軟體方面,台灣走的是歐美等國際趨勢,偏好大品牌市占率高的軟體,但在日本會因某品牌的價格較貴,因此軟體的使用上幾乎都選用台灣建築師較愛用的那個牌子或者是「日本境內軟體商自行開發的軟體」,甚至連現在最夯的 VR 硬體也有諸多可以選擇。
人力方面,對日本企業來說,自 1990 年來「人力派遣」是為因應變化快速的產業環境中,彌補企業人力的運用、規劃、與技術不足,所做的非核心職務外包,因此 BIM 若非企業長期營運規劃與技術核心、或僅是用來滿足專案合約要求,日本企業就會僱用人力派遣,降低企業經營的風險,現今的日本境內營造業多數也採用此作法;至於擁有跨海專案的企業,在境外 BIM 的需求作法會採「外包制度」,「高標準低價位」則是發包標準。

【日本 BIM 內需不明確】
日本 BIM 內需尚不明確,人力未備齊,未來需求量大增時恐會有短暫的人力荒潮。因對 BIM 的需求量不大、保守、觀望態度之下,多數企業沒有 BIM 制度,採用人力派遣、外包制度等並無不妥,降低公司風險並符合專案合約需求,讓公司獲利固然重要,但作者認為這只是權宜之計,不應是公司制度的一環,如企業認為 BIM 是必須發展與深根的技術,那應當開始佈局:
 1. 儘管採用人力派遣的模式滿足合約要求,在未建立企業的BIM制度之下,未來難有競爭力。
 2. 外包的標準採高品質低價位,外包單位的技術力等級不同、價位不同、國情不同,要有穩定且品質好的外包單位需要花心力找尋。
 3. 仰仗營造技術強大、營建管理與施工檢討經驗足等既有優勢,用BIM卻不影響專案進行的排斥心理,將阻礙企業BIM內化流程的推動。

【結語】
未來的 BIM 市場理應會朝向:有 BIM 技術的企業僅是擁有最基礎的競爭力,再者是擁有最多解決問題的技術力才能讓企業能向外推展,最後應認知世界脈動與接受潮流後方可走出獨特道路。盡早站在浪潮中,浪來了,怎麼衝都很帥。最後,作者點出一項問題:經驗傳承與 BIM 究竟如何結合?台灣與日本同樣也都面臨這樣的問題,人都會老,老到該退休時,就算擁有再強大的專管能力與施工檢討技術,經驗若無法傳承,未免可惜,然而這一輩的前輩至今多數與 BIM 無關;絕大多數的 BIM 模型實作與執行者,多數為年輕工程師,BIM 技術的出現,有助於讓年輕一輩的工程師,由經驗老道的一輩透過模型建置討論、視覺化工法的探討、營建數據資料的管理等,在 BIM 作業過程中導正年輕人的問題,加速工程師的專業養成,讓以往需要經過數十個專案或數十年的等待,縮短學習時間增進學習效率,經驗得以傳承延續。